笔趣阁 > 满目山河行 > 第35章 回归阖城(1)

第35章 回归阖城(1)

    禹王宫内书房。

    禹王听完秦风手下的汇报,把头转向了站立在一边的中书令奚永,问道:“你怎么看?”

    奚永沉吟道:“秦风办事一向沉稳,只是马贼劫道的话,不会这么急着派人回来禀报。他一定是看出了什么端倪,才想着传信回来。”

    “你是说,有人买通了那些马贼?”

    “如果只是几十个寻常马贼的话,以秦风他们的本事,不应该损失那么惨重,死了五个,还伤了那么多。看起来,更象是有人借马贼之名,半道上设下埋伏,想将他们一网打尽。”

    “一网打尽?是烈王的人?”

    “烈王已经在马场动手了,这次还是他的话,也不用借马贼之名了。”

    “这么说来,当年的事,有人早已知晓,却佯装不知,时隔六年后才动手。”禹王皱了皱眉,“这么忍耐,难道仅仅是为了祁渺这个小丫头?”

    奚永点头说道:“这人应该是冲着渺公主去的。他虽然知道了六年前的事,却并不知道渺公主的下落,之所以没有说出来,也许是有所顾忌,也许是在等待一个时机。秦风他们这次去,正好被他盯上,他便想借马贼之名,神不知鬼不觉地除掉渺公主。”

    “这么急不可待,就因为渺丫头是魔神转世?”禹王面色一沉,“哼!明明知道本王的意图,还盯着渺丫头不放,看来此人所图不小。”

    奚永沉默稍许,才又说道:“当年大祭司那么一说,想渺公主死的人没有上千,也有八百。没有真凭实据的话,这幕后黑手只怕不容易找到,还得缓一缓再说。”

    禹王点点头:“再狡猾的狐狸,也会有露出尾巴的一天,本王不急于这一时。”

    奚永听禹王这么一说,知道自己刚才的担心有些多余,遂转了话题,“这都六年了,也没见什么大的灾祸发生啊,难道大祭司当年看走了眼不成?”

    “是不是看走了眼,待秦风他们见到了乌孙大国师,就清楚了。”禹王说着,抬头看了看窗外,忽然说了一句:“渺丫头这次回来,一定会有不少麻烦。”

    “臣已经吩咐下去,该做的该准备的一样都不少,渺公主不会有事的。”奚永道。

    禹王在大殿里来回踱了几步,又低声问了一句:“秦风那里不知道现在什么情况?”

    奚永听禹王这话,已知他是在考虑要不要安排人手去接应秦风,忙说道:“马场和客栈的事,着实有些蹊跷,大王子还在秦风小队里,不可不防。”

    “哼!就祁池那小子,不让他吃点苦头,他就不知道,这天下比他骨头硬的人多着呢。”

    祁池一向顽劣,这次又是自个儿偷跑出去的,奚永不提他还好,这一提禹王的脸上就显出怒色来,语气更是不快。

    奚永没有再开口劝说,以禹王的性格,不可能放任祁池不管,也不可能让整件事情失控。

    这才眨眼的功夫,就听禹王大声吩咐道:“叫陆百川来!”

    陆百川是王宫的侍卫总管,这会正守在门外,听禹王传唤,大步就走了进来,躬身行礼道:“陆百川见过王上。”

    “你带上本王的金箭令,选调五十名暗卫,立刻出发,分批秘密进入西泽,接应秦风。另外,传令驻守西泽边境的骠骑将军宋超,密切关注西泽方向的动静,挑选一千精壮人马待命,待秦风一行进入北洹后,护送至阖城。”

    “臣遵命。”陆百川领了金令箭,出了内书房,就直奔城外的暗卫营。

    暗卫营是禹王宫秘密训练的一批侍卫,不但个个身手了得,还擅于潜行刺探,通常用于执行秘密任务,外界大多不知。

    陆百川虽然不知道秦风此去办的什么事,见一下出动了这么多暗卫,就知道此事非同小可,当下也不敢怠慢,点齐了人就连夜向西泽方向进军。

    祁渺小公主即将归来的消息,象长了翅膀,迅速传遍了禹王领地的每个角落。

    对于这个一出生,就被大祭司端木阔判定为魔神转世的小公主,坊间开始流传一些关于她曲折经历的传闻。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传闻越来越多,而且越传越邪乎。

    最初的传闻是说,祁渺小公主的奶娘不忍心看着她被活活烧死,用一个死婴掉了包,将小公主带离了王宫,逃往西泽。几经周折后,见到了乌孙大国师,为她正了名,小公主才得以归来。

    后续递进的版本说,奚王后爱女情深,誓死与女儿共存亡,感动了天神。天神化为她的贴身侍女,用法术保全了小公主的性命。

    最后的版本,已经变异成了祁渺小公主是天神派下凡尘的天女,当年被火焚烧,她化为一只百灵鸟飞走了。乌孙大国师奉天神之命,救助了她,直到大国师算出自己的飞升之日,才派人将她送回阖城等等。

    人们已经不再提起当年占卜的事,更多的人开始议论那些传闻的可靠性。关注祁渺小公主回归的人越来越多,甚至有些人每天等候在城门口,只为了要亲眼目睹一下她的样子。

    禹王宫对祁渺小公主当年的事讳莫如深,对她的回归也表现得十分克制。半路前去迎接的队伍被留在了阖城外,只有秦风等人,在傍晚时分,避开等候的人群,护送祁池、祁渺回到了禹王宫。

    朝廷百官见禹王并未太热衷自家小公主的回归,也都纷纷在观望,准备好贺礼的官员,一时半会也都不敢敬献到王宫里去。

    大祭司府的大门却在这一日关闭了,说是要为祈雨做准备,闭门斋戒三日。

    赵丫从踏入禹王宫的第一步,就感觉到了周围的异常。所有见到她的人,不论是宫女、太监、侍卫,都好奇地看向她,即使在不得不低头向她行礼时,也会乘机偷窥一番。

    更令她恼怒的是,不管她愿不愿意,从进入王宫的这一刻起,她就不再是赵丫了,所有的人都称呼她“渺公主”。

    禹王宫对外虽然没有宣扬,宫里却是热闹非凡。众嫔妃、王子、公主一听说祁渺小公主今日回宫,午时刚过,就一个不落地齐聚到了重华殿里等候着,想要亲眼见一见这个传闻中死而复生的人。连王太后也早早端坐在大殿里,一起等候。

    赵丫被带进重华殿的时候,最先看到的就是这一大票人。

    她站在大殿中央,昂着那张瘦得只剩下巴掌大的小脸,警惕地注视着围观的人群,心里十分的忐忑不安。

    在她还来不及镇定下来的时候,一位衣饰华贵、美丽端庄的中年美妇,已经快步迎了上来。

    “我可怜的女儿。”不待赵丫行礼,中年美妇已经迫不及待地俯下身来,想要把她抱进怀里。

    赵丫往后缩了缩身子,退后几步,避开了中年美妇伸出的双手。

    赵丫出乎意外的拒绝,让中年美妇愣在了那里,两行眼泪从她美丽的眼睛里流了出来,顺着白皙的面庞,跌落在了赵丫的面前。

    她哽咽地说道:“丫头,我是你娘亲啊。”

    “不,你不是我娘。”赵丫的小脸涨得通红,睁大眼睛盯着中年美妇,固执地说道。

    “对不起,丫头!是娘亲没有保护好你,让你吃了那么多苦,受了那么多罪,娘亲以后再也不会让你离开了。”

    中年美妇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注视着赵丫,神情里有自责、心痛和怜爱,更多的却是乞求,乞求她的原谅。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