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满目山河行 > 第7章 引火烧身(1)

第7章 引火烧身(1)

    秦风见赵昂夫妻俩沉默下来,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劝慰他们。

    养了六年的孩子,还是这么一个知冷知热、乖巧伶俐的闺女,他们夫妻俩心里,无论如何也是舍不下的。可孩子是别人家的,回到亲生父母身边天经地义,他们又不能拦着不放。

    “秦兄弟是想一个人带丫头去西泽吗?”赵娘子忽然开口问道。

    “我还带了十几个弟兄来,怕惊吓了村子里的人,都让他们在村子外面候着。”

    “你们都是男子,照顾丫头多有不便,我和当家的一起去,路上也好有个照应。”赵娘子说着话,给赵昂使了个眼色。

    赵昂听自家娘子这话,已然明白她的意思。她舍不得离开丫头,便寻思着要一路护送去西泽。这一路上可以照顾丫头不说,还可以和丫头多呆些日子。

    这么一想,他也有些动心了,接着赵娘子的话说道:“当年战乱,我的家人都不在世了,她娘家又远在东阳。这几年,我们俩心里实在是把丫头当自家的孩子来疼爱,这么一走,还真是舍不得。”

    赵昂说到这里,心里又有了主意,对赵娘子说道:“娘子,要不,我们把家也搬到禹王那里去,好歹离丫头近些。只要能亲眼看着她长大成人,心里也会欢喜,这日子也才过的有滋味些。”

    “好啊,我这就去收拾东西。”赵娘子说着,已经起身去收拾去了。

    祁池见他夫妻二人说着话,就做下了如此重大的决定,还立即动手收拾去了,不禁有些目瞪口呆。

    秦风心想,他夫妻二人在这里无亲无故,去了禹王那里,自己正好可以多照应些,回报这些年来他们的辛苦,又全了他们想亲眼看着小公主长大的心愿,也就没有出声。

    秦风与赵昂约定,第二天一大早来接他们一家人。午饭过后,秦风带着祁池离开了马场。

    学堂里的赵丫自是不知道,她爹娘已经动了搬家的心思,她这会儿正端坐在书桌前,目光炯炯地看着苏先生,用她那脆生生的声音说道:

    “刚才先生说,‘山以高移,谷以卑安,恭则物服,骄则必挫。’山峰因为自己高大常常被风雨侵蚀,山谷则因为身处低位而得到平安,所以,一个人恭敬待人则外人可服,一个人骄傲自负则必定遭受挫败。可是,高山就是知道这个理,也不可能把自己变成山谷来求得平安啊。”

    “这……”苏先生听了她这话,愣了一下,才反问了一句:“你是觉得先贤的这句话,说得不对?”

    “弟子只是觉得,高山虽然常常被风吹雨打,可是它们看起来,还是很高大啊。那些山谷,虽然有溪流和丰茂的水草,但和高山比起来,仍然是不打眼。而且,如果没有高山为山谷遮风挡雨,山谷能保全自己的平安吗?”

    赵丫说到这里就有些兴奋了,语气也高昂起来,“如果弟子是高山,就不会羡慕低矮的山谷,更不会惧怕风雨。因为,生为人人仰止的高山,也是上天的一种眷顾,可以俯视山谷、草地、树林、溪流,还可以为它们遮风挡雨,守护他们。”

    苏先生的额头渗出了汗珠子,他十五岁中了秀才,二十岁进士及第,也算是少年成名。他还做了东阳国的几任县令,因为性格耿直,虽有政绩,却一直没有得到晋升。

    熬到四十岁,又因为得罪了权贵,他差点丢了性命。这才看破官场,堪透世情,离开东阳,隐居到了北洹这个与世无争的赵村。

    他平日里除了教授村里的小孩子读书,还常常手不释卷,自诩还有些见识,就是当年,在同僚中也是颇有才名。不曾想在这个小村子的学堂里,还常常被眼前这个小丫头问住。

    这个小丫头不过六岁,这份才智就如此了得,不由他不感叹,天生万物,果然是各有天命。

    好在苏先生是个宽厚之人,也颇有些识人的眼光,对赵丫不时的冒犯倒也能容忍,还赞赏有加。私下里,他甚至认为,这个小丫头聪慧过人不说,还很有志向,将来必成大器。

    作为老师,有如此大才的弟子,苏先生自然是大喜过望,平日里更加用心指点她不说。还提点赵昂,应该给赵丫另外找个名师,免得耽误了她。

    这会儿被赵丫问住,苏先生虽然觉得面子上有些尴尬,却也并没有很生气,只是轻声说道:“做学问,举一反三,是好事,过犹则不及。天生万物,固然是各有所长,但骄兵必败,则是常理。戒骄戒躁,谨言慎行,才是做人做事的根本。”

    赵丫心里虽然还有些不服气,但她素来喜欢苏先生,也敬重他的为人,知道自己刚才说话冒犯了他,也是有些惴惴不安。这会见苏先生并未责怪自己,也很乖巧地说道:“先生教训的是,是弟子想偏了。”

    苏先生见赵丫低眉顺眼地装乖巧,心里好笑,却也不再理会她,继续讲书。

    赵丫从学堂回来,赵娘子只说是赵昂要和秦风搭伴去西泽办事,她们娘俩跟着去游玩几日。

    赵丫一个小孩子,从未离开过家,最远到过的不过是县城,能去西泽的都城陇源,心里自是欢喜得不得了。

    只是进了里屋,见自家爹娘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打了包,堆放了一屋子。她老爹还吩咐伙计,准备了两辆大车,说是装东西去陇源,她就起了疑心。

    娘不是说只去玩几天么,怎么要带上这么多东西?她越想越觉得奇怪。

    到了傍晚,村里的郭大户带着管家送了银子来,还和她老爹商量马场交接的事,她就更觉得奇怪了。

    私下里她偷偷问了她老爹,见她老爹支支吾吾,心里更加笃定,她爹娘有事瞒着她,就给她老爹来了个穷追不舍。

    赵昂一个憨直的汉子,自是不比他家娘子心思多,被赵丫问来问去,就说漏了嘴。赵丫这才知道,自家不是去游玩,而是整个家都要搬走。

    赵丫虽然有些舍不得村里一起玩耍的小伙伴,却也觉得爹娘嘴里的大都市热闹非凡。平日里,又听苏先生说,东阳、西泽、南靖这些大国,很是物华人美,世俗风情也与北洹不同,更有了些要长见识的想法。

    赵丫帮着她爹娘收拾东西,一直忙到天黑,这才记起今天在学堂里,听长生他们说起,赵小三又挨了他爹娘的打。

    她把自己的一些玩具、书籍、小物件收拾好,想等第二天一大早,去学堂里和那些小伙伴道别时,分送给他们留作纪念。到时候,她也可以好好和苏先生道别一声。

    她打开自己平日里放宝贝的木盒,取出攒下的那些疗伤药,还去厨房里,寻了些她娘备好路上吃的馒头和肉干,装进布袋里,准备偷溜出去探望赵小三。

    谁知她前脚骑马才出了马厩,她老爹后脚就骑了大黑马追了上来,还招呼她道:“丫头,别急啊,爹和你一起去。”

    “阿爹,您不能去,让娘知道了,我可惨了。”赵丫丝毫没有要停下来让她老爹一起去的意思,她可是偷着去的,要让她娘知道了,还不被臭骂一顿?

    “天已经黑了,你一个人去,爹不放心。”

    “我去去就回。阿爹,您回去帮我瞒着娘啊。”

    “我说丫头,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娘那么聪明的一个人,你爹哪能瞒得住她啊?”

    “阿爹,我知道您一定有办法对付娘呐。哪一次娘不是被您几句话,哄得开开心心的?”

    赵丫拖长了语调,撒起娇来,声音又甜又糯,每次她这么做,她老爹就心软了。

    “丫头,你这不是为难你爹吗?马场离村子虽然不远,这黑灯瞎火的,要是半路上钻出个什么东西来,吓着了你,咋办?”

    赵昂的语气很坚决,看起来没有丝毫让步的意思。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