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满目山河行 > 第6章 乡野丫头(2)

第6章 乡野丫头(2)

    四人回转赵昂的家,赵丫在前面引路,祁池与她并行,不时地调整他的大长腿迈出的步伐,与她的小短腿配合。

    秦风和赵昂牵着马紧跟在后面,一边说话,一边注意聆听前面一大一小两个孩子说话。

    “家里有黄羊肉,是前些日子阿爹捕猎的,娘把它腌制成了风干羊肉,用油炒制后,香香脆脆,特别好吃。”赵丫告诉祁池。

    “听起来好像很好吃哦。”祁池点头,语调里一本正经,没有丝毫的敷衍。

    “我娘可厉害了,她会做好多好吃的菜。她烤的羊肉才好吃呢,学堂里的苏先生说,比鹿郡城里那些酒楼里的都好吃。等明天,我求了娘,让她烤了羊给哥哥你吃。”

    “好啊,好啊,我最喜欢吃烤羊肉啦。”祁池说着,舔了舔嘴唇,像是被她描述的美食馋到了。

    不过转眼的工夫,就到了赵昂的家门口。

    赵昂的家建在马场中央的小山坡上。

    这里是一片开阔地,中间盖了三间大房子和左右两间厢房,四周围了篱笆墙,院子里种满了花草树木,倒也齐整清净。

    赵昂的娘子是个娇小爽利的妇人,她把秦风二人迎进屋子里坐下,上了茶,和秦风招呼一声,就去厨房忙碌起来。

    祁池正待和赵丫说几句话,她早已经溜进了厨房,去帮她娘烧火做饭去了。

    祁池觉得无聊,坐在堂屋里,一边东张西望,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听着秦风二人拉家常。

    “赵兄,你这日子过的不错啊。”

    秦风打量着屋子里的陈设,虽然只是一般乡村人家的布置,却是样样齐全。桌椅等家具全是七八成新,应是近年才置办的。

    当年送祁渺小公主来的时候,他也是带了财物来的,谁知赵昂夫妻俩死活不要,说是当自家女儿养,留人不留钱。在秦风的一再恳求下,才勉强留下了几样珍稀药材备用。

    秦风带着财物回去后,还被奚永抱怨了一顿,只没敢禀报奚王后,怕她担心。

    “我娘子说,丫头大了,家里要有个样子,来了人,才不会让丫头脸上难看。依我看啊,丫头才不在意呢,和她经常一起玩耍的那些小子,哪个家里不是穷得叮当响。她去了人家,喊大叔大娘,叫的那个亲热,我都眼馋。”

    赵昂嘴上说着,脸上已经露出了笑容。

    “赵兄,你刚才说丫头上学堂了?”秦风暗暗叹了口气,赵昂无意中流露出的这些发自内心的欢喜,让他的内疚感不断飙升。

    “原来觉得她还小,不想拘束了她,就没送去找先生学。不成想,她三岁的时候,路过村头的学堂,在那里一听就是半天。时间长了,被学堂里的苏先生发现了,考问了几句,说她小小年纪就这般聪慧,找到家里来,非让我送她去上学不可。”

    赵昂说到这里,忽然叹了口气,刚才还发亮的眼神也黯淡了下去。

    “她娘怕她在学里受欺负,不让去。她不依不挠,我就让她去了。这倒好,苏先生才教了她三年,就嚷嚷着让我另请高明的先生教她,说是怕耽误了这孩子。丫头才六岁,只有县里才有好的先生,前阵子我还在发愁。唉!”

    祁池听着赵昂絮絮叨叨说着这些事,没有丝毫的不耐烦,反而是越听越觉得神奇。这个妹妹果然是个有造化的,小小年纪就这么聪慧过人。

    赵昂两人说着话,赵娘子已摆了酒菜上来,足足有七、八样。

    祁池这会子却也不觉得寒酸,反倒有些欢喜。赵娘子娘家在东阳,历来饮食就比北洹人家要讲究些,她做的菜看起来清爽,吃起来也别有风味。

    祁池注意到,席间赵丫只闷着头吃饭,早已没有了上午的兴致,有些心事重重的样子。

    “丫头,怎么不开心了?是怪哥哥抢了你娘做得好菜来吃?”祁池逗她说话。

    “秦叔叔,祁池大哥,你们是来找阿爹帮忙的吗?”赵丫抬头看向他,那双黑亮的眼睛仿佛要看穿他一般,让祁池无端心里有些发虚。

    “算是吧。”秦风点点头。

    “丫头,大人的事,你一个小孩子操心做啥,你爹自会办好。”赵娘子一边说着话,一边用筷子把菜夹到赵丫碗中,“这是你爱吃的,多吃一些。”

    赵丫见自家娘不断给自己使眼色,知道她是不想让自己多话,便低头扒拉碗里的饭吃,心里却是有些不屑。

    每次她一开口,她娘就嫌弃她年纪小,说她什么都不懂瞎操心。她已经六岁了,谁说她不懂?学堂里的苏先生都夸她聪明好学,比别的孩子明事理。

    刚才见她老爹闷闷不乐,她就知道有事,要不,为啥那个看起来威风凛凛的秦叔叔一脸的古怪。

    抬头看见自家老爹只顾闷头喝酒,赵丫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测。她把自己碗中堆得满满的菜,拨到她老爹的碗里,她老爹也仿佛没有看见。

    她只得学着她娘平日里的口气劝了一句:“阿爹,你不能这样,只喝酒不吃菜,这样对身子不好。”

    “爹吃,吃。”赵昂一听这话,连连把菜往嘴里送,自家闺女的话在他听来宛若圣旨,很是乐意遵从。

    赵娘子满意地摸摸赵丫的头,轻轻叮嘱了一句:“丫头,一会吃完了饭,你去学堂,记得带上娘做得肉干给学堂里那些孩子。”

    “知道了,娘。我吃完了,这就去学堂了。”赵丫说着话,几下把碗里的菜吃完,拿着剩下的半个馒头,往厨房去了。

    学堂里平安、长生几个小伙伴,最喜欢她娘做的酥糖和肉干了,等会见了,不疯抢才怪。她要用这肉干作交换,让他们答应明天帮着村子南头的赵小三去割马草。

    打定了主意,赵丫已经忘记了刚才的不快,哼着她娘常在她耳边唱的小曲,一阵风跑出了家门。

    “秦兄弟是来带丫头走的。”屋子里,赵昂目送赵丫出了门,转头看着自家娘子说道。

    “带走?去哪?”赵娘子怔了怔,很快反应过来,眼泪就下来了,“我还以为丫头可以做我一辈子的闺女呢。”

    “丫头是禹王的祁渺小公主,大祭司说她命里有灾,就送到咱们家来养几年。秦兄弟说,要带她去西泽,找乌孙大国师看看,兴许就好了。”

    赵昂按照自己的理解说完,末了,又叮嘱了一句:“丫头是小公主的事不能和别人说。”

    “丫头是禹王的小公主?”赵娘子听他这话,一时怔在了那里。

    秦风此时也不得不开口了:“嫂子,我知道,这六年来,你们把小公主视若己出,爱她、疼她,还把她教养得这么好。这会子被我带走,心里一定很难受。”

    赵昂夫妻俩对看了一眼,无声地叹了口气,成天捧在手掌心里的闺女说走就要走,让他们怎么不难受。

    秦风看赵昂夫妻那样,心里也不好受,只得硬着头皮继续说道:

    “唉,你们不知道,小公主生下来就是个命苦的。大祭司说她命相里带了煞气,长大后有可能成为大凶大恶之人,若不是王太后和奚王后死命保着,只怕早已经没命了。只是这样,还不得不送到你们这里来偷偷养着。”

    “丫头怎么会是大凶大恶之人?虽然她有时候淘气些,这村里的人,哪个不说她心善?孩子老人,谁受了欺负,她小小年纪便要替人出头,去讨了那公道回来。刚去学堂那会,有大孩子欺负她,她性子倔,硬是把人降服了。”

    赵娘子说着说着,就有些激愤起来:“这天底下,我还真没见过比丫头更心善的了。就是路上见了那受伤、挨饿的小狗小猫,她都要帮忙疗伤,喂养他们,她怎么会是大凶大恶之人?”

    秦风连连点头,安抚赵娘子道:“诚如嫂子所言,小公主这么小就懂得怜惜孤寡老少,怎么会是那大凶大恶之人?兄弟带她去找乌孙大国师,就是要替她正名,还望哥哥、嫂子多多谅解。”

    赵昂夫妻俩见他把话又说回到带丫头走,一时间都沉默下来。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