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灵仙穹 > 第34章 小市套路深

第34章 小市套路深

    纪离微走得很干脆,没有试图矫情地保证以后见面报答,也没有假装很伤感的样子,只是要走了两人的传讯符,随后向她们挥挥手,开开心心奔向了未来。

    拂衣和钟韵也不再多作停留,再次启程赶往宝瓶村。

    一路上,拂衣都在暗自琢磨着双魂之事,越琢磨越觉得境界限制了她的想象力,一个识海三个魂魄,难道那两道魂魄都不嫌挤的吗?

    他们为什么非要占据姐姐的肉身?姐姐如今二十有三,才堪堪进阶炼气七层,资质着实算不得好,有什么吸引双魂的地方呢?

    拂衣清楚记得,那陌生魂魄说她不是夺舍时淡然而笃定,全然不似作假,还有她自称拂袖时,亦是同样认真的神情。

    这让拂衣十分混乱,难道这世间刚好有另一个叫拂袖的女子,陨落后刚好跌入微云岛,又刚好撞进了姐姐的肉身?

    那另一道魂魄又是怎么回事?还有修复姐姐肉身的力量又是从哪里涌出?更不要说“拂袖”毫无预兆的消失,真是古怪到了极点。

    拂衣任由自己沉浸在纷乱思绪中,以免再次想起姐姐,想起没能将她带回家的遗憾。

    “拂衣,前面是不是小市啊?”钟韵这几天都很安静,想要留给拂衣一些静心的时间,直到神识隐约探到三里外有人聚集,才忍不住问了一句。

    拂衣聚起神识探向远方一扫,点点头道:“是,我们去转转。”

    钟韵本以为她们现在应该低调绕路,闻言有些不解。“小市没什么好转的啊,你手上的东西也不方便在这里出手吧。而且,我们现在不是应该埋头做两个老实人吗?”

    拂衣一脸从容,不疾不徐朝前迈着步,一边应道:“我们不是去转小市,是去打听消息。再说了,我们是招惹了贾千诚没错,可也犯不着像做贼一样做人。”

    “为什么啊?”钟韵出门前看过《低阶修士的自我修养》,这枚玉简上记载得清清楚楚,要是不小心与高境界修士结仇,必须改头换面或是东躲西藏,直到修为高到能与对方抗衡,再冲上去灭杀整个家族扬眉吐气。

    她觉得前半段很有道理,也打算照做,至于灭杀家族什么的肯定是过了,但拂衣说的跟玉简上的完全不一样啊。

    “第一,不利于心境发展。躲躲藏藏或改头换面皆非本心所愿,修士追求的是自由大道,长期压抑只会形成遇事就躲的心态,再说活得不逍遥不自在,修道有何意义?”

    拂衣清了清嗓子,接着又道:“当然,如果惹到的人实在太强大,那就当第一不存在吧。”

    钟韵:“......”她有点不确定自己还想不想听那个“第二”了。

    不论她想不想听,拂衣还是自顾自解释起来。

    “第二嘛,其实是因为贾千诚的态度过于谨慎,明显想对外瞒下此事,最关键的是瞒住‘拂袖’的存在。所以只要出了微云岛,他就不敢大张旗鼓,万一被妖主或高阶妖修知道,他哪里还占得到好处?”

    追踪纪离微还可以用违反岛规店规等理由,追踪她们两个就不得不有所顾虑。

    就像在镜湖遇上的宋鸿远等人,宁愿冒着风险用条件交换信息,也不愿意以武力来强行制服她们。

    镜湖不属于微云岛,隔着白绒草原就有两大妖兽族群,要是斗法波动将兽王引来,微云岛上的事可就瞒不住了。

    “在缚龙域,人修与人修之间有种奇怪的默契。发生这样的事,不论敌我,人修都会尽全力隐瞒妖兽一方。甚至那些在微云岛目睹‘拂袖’发疯的修士,都不会在妖兽面前提及。”

    贾千诚在微云岛说一不二,出了岛就只能低调做人,他手下筑基修士全都被“拂袖”重伤,短时间内都不会被派出来。

    “何况我们一个炼气七层,一个炼气九层,让宋鸿远这种内卫管事出面都算瞧得起我们了。但实际上,我们对上宋鸿远只会胜,不会败。”

    哪怕有过镜湖短暂交手,宋鸿远也绝不会如实承认自己的失败,顶多认为是一时轻敌才导致受伤。

    “他回去复命后,必会再次出岛搜寻我们的下落,他与微云山庄的炼气内卫,还不足以吓得我东躲西藏不敢露面。”

    拂衣见钟韵露出一副了然的神情,忽然笑道:“现在不担心了吧?我曾经听人说过,‘只要足够心细,稍微胆大一些也无妨’,所以我们就胆大心细地往前走吧。”

    这是前世好友齐誉常常挂在嘴边的话,他总是不按正常流程炼丹,还爱创造一些稀奇古怪的丹方,拂衣每次撞见都胆颤心惊,生怕炸炉的时候跑得不够快。

    每当她劝阻时,齐誉就会一本正经地说出这句话,让她惊异的是,不管他的创造看上去多么危险,都当真没有炸过炉,反而获得了不少新奇好用的丹药。

    慢慢的,她就有些懂了,谨小慎微或许能带来安全,但永远也带不来惊喜与收获。

    两人加快脚步来到小市,穿过屏障时再次感受到熟悉的热闹,这一回钟韵不再揣着期待,只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誓要做到真正的胆大心细。

    相比之下,拂衣就自在多了,一路假装要买材料,蹲在摊子前挑挑选选,顺便听附近的修士都在闲聊什么。

    “我说你到底买不买啊?”摊主见她蹲了许久都不说话,有些不耐烦。

    “呃,这狼角怎么卖?”拂衣听见远处有人说起七星山脉妖主玲珑被杀,正想多听一会儿就被摊主打断,赶紧重新分神凝听。

    “一口价,一百五十枚灵石,少一枚我都不卖。”摊主白她一眼,气势很足。

    拂衣一边偷听远处的议论一边道:“囊中羞涩,打扰了。”她说完站起身来,拉着还在观察四周的钟韵继续往前走。

    “哎,五十枚灵石你看怎么样?”摊主没想到她居然连价都不讲,难道是不懂套路,不知道杀价先杀一大半,然后再啰嗦半天议个双方满意的数目吗?

    “道友不是少一枚都不卖么?”钟韵刚刚听得清清楚楚,还想着这位摊主真是有原则啊,怎么转眼就变卦了?真是小市套路深,谁把谁当真......

    “那我不是少了一百枚么?”摊主理不直气也壮。

    拂衣一心想听到更多,可那几名修士已经走远,她的神识不能肆无忌惮穿过人群跟上去,连忙拉住钟韵离开了小摊。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