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灵仙穹 > 第33章 双魂

第33章 双魂

    拂衣眉头一皱,不是察觉事情并不简单,而是她压根没听懂。不要待在“这里”是指哪里?“你们”又是指谁?

    若是拂袖识海中有别人的魂魄,为什么会说“你们”,而不是“你”?

    据拂衣了解,夺舍只能是一缕高阶魂魄进入一副低阶肉身,魂魄在识海中争个你死我活,直到一方吞噬另一方为止。其间不能出现第三缕魂魄入体,否则肉身与识海会崩溃,原主与外来魂魄都会瞬间死亡。

    若是拂袖因某种原因疯了,说的都是些不着边际的胡话,那她与钟韵之前见到的“拂袖”又是怎么回事?

    她体内的神魂气息绝对不同于拂袖,可是她看上去一无夺舍后遗症,二无任何夺舍痕迹,拂衣之所以能察觉出不对劲,还是因为她与拂袖乃血脉至亲。

    夺舍之人,往往需要闭关一年半载才能使气息稳固。

    想适应一具新肉身并不容易。神魂与肉身的契合度会日渐增高,但融合七八成都算走了狗屎运,想要达到九成十成是绝无可能的事。

    正因为如此,通过夺舍重获新生的修士识海与神魂十分脆弱,在危险地方历练都会尽量躲着人走,因为灵觉稍微敏锐一些的修士能察觉出端倪。

    拂衣并不迟钝,可是除了气息带给她感觉不同,她再没能找到其它能证明夺舍的证据。

    “自从她开始嚷嚷这句话,醉仙坊就不许她再外出。”纪离微的声音打断了拂衣的思绪。“就这样又过了十来天,大家都快忘了拂道友的存在,她却突然从醉仙坊内冲了出来。”

    纪离微到现在还有些难以置信。“要知道醉仙坊里的阵法都是贾千诚亲自所设,拂道友刚刚进阶炼气七层,谁都不知道她哪里来的力量,竟将阵法给毁掉了。”

    拂衣越听越觉得迷雾重重。

    炼气与金丹之间犹如横着一道天堑,就算是她,也绝无可能凭自身力量破坏一座三阶阵法,顶多能靠前世经验解阵进出,前提是阵法不复杂。

    就算“拂袖”得了一场天大机缘,可境界还是实打实的炼气七层,在三阶阵法前理应无能为力才对。就好比一个天生神力的婴孩不可能徒手掰断一柄三阶法宝。

    偏偏“拂袖”做到了。拂衣实在想不明白,究竟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才能做出如此逆天之举,她好想向“拂袖”请教一下,她也想这么强悍逆天啊。

    “拂道友把醉仙坊毁了个七七八八,里面还有不少客人受到冲击,重伤的陨落的都有。她冲到街上又伤到了许多修士,惊动了微云山庄的筑基期内卫。”

    拂衣知道这就是她们进入微云岛前发生的事了。“她就是在那时候被护卫带走的么?”

    纪离微摇了摇头。“不,你可还记得我在广场与你传音时说的什么?”

    “岛主,微云山庄。”拂衣记得很清楚,根据她理解,应该就是被贾千诚的人带去了微云山庄地牢。

    谁知纪离微接下来的话再次颠覆了她的认知。

    “先赶来的两名筑基内卫皆被拂道友一人所伤,紧接着,余下十名筑基内卫统统赶到,竟还是无法阻止得了。”

    钟韵下巴都快惊掉了,忍不住低呼出声道:“怎么可能呢,这不合常理啊!莫非抓走她的人是贾千城本尊?”

    “不错。贾千诚亲自出动仍有些不支,最后还是与十二名筑基内卫联手才将拂道友击伤带走,我们许多姑娘都在不算太远的地方观看,断断续续听到贾千诚对拂道友说了一些话。”

    纪离微眉头紧皱,眼中仍带着浓重的不解。“我们都听到他说,‘二位前辈......冷静......最有利’。当时打斗范围内只有他与拂道友两人,我实在不知这‘二位前辈’是从哪里叫起。”

    钟韵莫名感觉到一阵寒意,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同时深深感觉自己脑中的知识有些不够用。“所以,‘拂袖’的识海里真的装着三道魂魄么?”

    “现在只余双魂了。”拂衣微微敛目,浓密眼睫如一层阴影遮住眼眸,也掩去了得而复失去的悲痛。

    姐姐死了,死在她们相见的山洞中。

    纪离微的话让她拼凑出一个真相,虽说仍不知缘由,亦弄不清这份猜测有几分符合,但她大致是明白了。

    两道陌生魂魄趁拂袖闭关进阶时进入识海,吞噬了她的魂魄,让她神志不清,记忆逐渐消散。

    她能毁掉三阶阵法,能与贾千诚和筑基内卫斗法,靠的并不是自身炼气期的实力,而是魂魄中那两道高阶魂魄的力量。

    那场不符合自身境界的乱斗必会让她伤上加伤,在山洞中醒来的时候,拂袖仍是拂袖,因为那时候拂衣并未感觉到任何不妥。

    只是因为魂魄受损,她失去了太多记忆,连自己的妹妹都已经不记得了。

    一抹残魂根本维持不了多久,另一个“拂袖”趁虚而入将她彻底吞噬,在终于得到完整的记忆时,以一种无比陌生的姿态认出了拂衣。

    “拂衣,节哀。”钟韵不知道该如何安慰,拍了拍她的肩膀,重重叹了口气。

    拂衣点点头没有说话,眼神很快恢复了清明。“纪道友,你说关掉醉仙坊的正是贾千诚,这又是怎么回事?”

    “醉仙坊损毁虽严重,但顶多修整半个时辰即可重新营业,奇怪的是贾千诚很快去而复返,亲手清理了残局,还将醉仙坊所有修士都带回了微云山庄。不仅如此,接下来半个时辰内,近距离观战的姑娘们都陆陆续续被抓走了。”

    纪离微现在回想起来还有些后怕,紧了紧拳头道:“我们这些隔得稍远的庆幸逃过一劫,却仍是忧心忡忡,生怕会被带去微云山庄。所以你们在广场打听的时候,我们都被吓坏了。”

    纪离微说完重重叹了口气,像是终于卸下了一个沉重的包袱。

    她见天色已经不早,犹豫片刻后还是从储物香囊中取出两张远距离传讯符,递给拂衣与钟韵。

    “这件事没那么容易结束,贾千诚的人和我们店的东家都会四处找我,相比之下,我比你们处境更危险,所以便不与你们同行了。”

    拂衣与钟韵几乎齐声问道:“你要去哪里?”

    纪离微甜甜一笑,圆圆的眼都笑成了弯月形状,语气中满是对未来的憧憬。“我要四处游历,要看看更大的世界,还要进阶筑基,离开缚龙域。”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