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公子别客气 >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孟三娘在房里燥热不安,有身孕的人体热高,衣服都被汗水浸湿了。西西只好把三娘的衣服换下来,给她用凉水擦擦身子,又换上干净的丝薄的衣裳。如此反复,却不见有多大效果。

    小慕宸拿着小扇子,在床头一直为三娘扇风,这只手酸了就换另外一只。三娘依然热得难受,汗珠大粒大粒的往下掉。

    潘武才备了许多上好的避暑之物,有凉席、玉枕和蚕丝薄衫,还让人配了许多养胎的药。但是三娘心烦气躁,不让潘武才经常来这里待着,常常坐了没多久就下了逐客令。

    已经有大半个月,潘武才独自睡在书房里。他万般不畅,三娘自从卧床养胎以来,家里的大小事务全都放在了他的身上。

    以前有李娇,后来有孟三娘,自己并未真正管理过府里。如今,什么担子都在他的身上,既着急三娘的身子,自己心中苦闷又无处释放。

    夜晚,他一个人在池塘边转悠,李娇在月光下站着,傻傻的盯着池塘中央。潘武才看见她本想转身离开,却听见李娇对着一个人,在念叨着什么。

    “李管家,主君他有些事情顾不过来,还希望你多废些心。以前这些事务都是我打点的,我知道有多累人。”

    李管家感慨:“主母有多不容易,我是看在眼里的。自从孟娘子进门后,主君对您太不仁道了。您每天处理府里大大小小的事,他从来没有关心过您,甚至还将着掌家之权给了孟娘子。主母,您是有苦难言呀!”

    “孟娘子在养胎,是没有精力来打理府里事务了。以后啊,除了关于账本之类的重要事情,其他的小事能处理的就处理,解决不了的来问我。虽然我没有掌家的权利了,但我管理府邸那么多年月,还是有经验的,省的让主君麻烦。”

    “好,那主母早些歇息吧,不要太劳累了,保重身子!”然后就没了声音。

    李娇看着明月,诉说自己心中的苦闷:“愿君安常在,日月岂人心。”

    在不远处的潘武才看向天空,心想:是不是我太过分了,毕竟这些年她为了这个家是尽心尽力,吃了不少的苦。我应该重新考虑一下,该如何对待我的结发妻子了。

    大中午的,潘武才吃过早饭,就摇摇摆摆的走到了李娇的院子。

    屋里很冷清,除了正坐在外面缝补衣服的李娇,其余人全没了踪影。冷冷清清中,居然让潘武才感觉到了凉爽,他仔细一闻,才知道是薄荷草香。

    进了屋,道路两边,摆满了薄荷草。小木桌上,几片薄荷叶点缀在茶杯旁,杯子里隐约看得见薄荷叶的影子。

    潘武才慢慢走过去,拿起茶杯就喝了起来,大笑着:“哈哈,这茶杯里放些薄荷叶,居然如此爽口。你可真有办法!”

    李娇好像才看见他,突然抖了一下,然后慢慢起身:“我知道阿远特别怕热,就想出这个办法替他解暑。先将茶水泡一次,再过滤一次,把薄荷叶放入其中搅拌。放凉,就会有阵阵的薄荷茶香。”

    “不是每两日就会有寒冰进府吗,你怎么不用上?”

    “我知道府里现在为了给妹妹安胎,花费了不少的财力。反正我天生热惯了,不用也没事的,先依着妹妹用吧。”

    “你这是何苦呢,冰块都是按人数进的,你不用它也会化掉。别苦了自己,我们不是以前的生活了,不用那么拮据了。阿远……嗯……再有几天,就是他的生辰了吧。”

    “对啊,再过两天他就满20岁了,其他男儿在这个年纪,基本上都成亲生子了。偏偏他还在那鬼门关口打斗,就是不知道在那杀人不眨眼的战场上,我的阿远如何了。他有没有受伤,他会不会想家,他会不会牵挂他的爹爹和阿娘……”说着说着,就啜泣了起来。

    潘武才放下茶杯,过去轻抚着李娇的背:“我们的阿远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平安回来的。你不要担心了,他肯定不会有事的,他可是我们的儿子。”

    “嗯。”李娇点点头,顺势倒在了潘武才的怀里。潘武才的手停在半空,然后又慢慢放在怀中人儿的腰间。安慰道:“好啦,没事的,没事的。”

    李娇得偿所愿,重新获得了潘府的管理权,只是府里比以前变得更加的井然有序,不容丝毫犯错。

    进了什么好东西,李娇都先给三娘院里,潘武才感动着,日日与李娇在一起。李娇私下买了好些胭脂水粉,还偷偷寻来许多的化妆技巧,一天变着一个花样,保持着新鲜感。

    有天晚上,两个人准备歇息,潘武才昏昏欲睡。李娇不断的献媚,潘武才勉勉强强迎上她的吻,缠绵一番。

    早上,阳光照在了床上,潘武才醒了。然后扶了扶头,又仔细看着身旁人儿的脸庞,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眼角处竟然有好几条皱纹,发根处有几根白发,厚厚的妆容,也没有遮住她快速衰老的面容。

    潘武才吓到了,一脸惊愕。因为动静有点大,李娇昏昏沉沉的:“怎么了?”

    “没什么。”说着,就仓皇下床逃跑了。快速的穿好衣服,连脸也没有洗,就加速走了出去。

    容妈妈正端着洗脸水进来,一脸疑惑:“主君这是怎么了?今个儿起那么早,是有什么事吗?”

    “不知道啊。”李娇也是一脸的疑惑,然后下床洗了把脸,就去梳妆台前坐着。她本来想上妆,突然看见了几条像虫子般的皱纹,死死的趴在脸上。她吓得不轻,使劲一抓头,大把头发掉了下来,还夹杂了几丝白发。

    “啊!!!”整个屋子都是她的尖叫声。

    整整一天,李娇都没有出门。她把白发全都拔了个遍,脸上全是厚厚的水粉,但还是没有遮住皱纹。

    今夜,潘武才没有再来院里,而是找了各种借口要在书房休息。接连几天,都是如此。

    在院子里,李娇依然用水粉涂抹她的脸,试图将一切都盖个严实。

    容妈妈这时端着茶水走了过来。

    “主母,我……我有一个请求。”

    李娇毫不在意的样子:“说吧。”

    “巧儿已经老大不小了,今年满18岁了。我就想着趁我还有些力气,想亲眼看着巧儿出嫁,生个外孙,我也能抱抱。”

    李娇点点头又转念一想,巧儿如花似玉的面孔出现在她的脑海里。

    “经过远房亲戚介绍,相中一个读书人。虽然如今还没什么成就,但是他家世清白,有些田产,吃穿不愁,待人也极好的。”

    李娇笑笑:“噢?种田的读书人?如今真正有功名,能当官拿俸禄的人,都是贵族名门。恐怕他有这心,也没这命呀。巧儿嫁过去,不就是种田卖苦力的嘛!”

    “有进取心也是一件好事,不管是种田还是做官夫人,只要两个人心意相通,再苦的日子也会过出蜜来。”

    “容妈妈,这都什么世道了,你还信那些唬人的鬼话?巧儿年龄轻,容貌佳,乖巧又懂事,从小在我身边长大,我岂能忍心看她吃苦。这件事就交给我吧,绝不会亏待她的。”

    容妈妈心里烦忧委曲求全着:“主母,这是巧儿自己的终身大事,还是让她自己做主吧。”

    “别说了,她的婚事由我负责,就这样决定了。下去吧,我有些乏了,就先歇着了。”

    容妈妈还不愿罢休:“可是……”

    李娇不理不睬边走边打着哈欠,小步跑进了房间,一点儿余地也不留给容妈妈。

    梓遥和晓云在摊边闲逛,看见一些小孩儿玩意,梓遥跑过去拿起一个拨浪鼓摇了起来。

    晓云看着拨浪鼓想起了什么:“对了,孟娘子快生了,你猜猜她生男孩还是女孩呢?”

    “她已经有了一个潘二郎,不管是男孩女孩,都是一件大喜事。”

    晓云嘟着嘴:“都怪你,上次我们去参加家宴,本来可以看到孟娘子和潘二郎的样子。你那时偏偏要去茅厕,那么一场好戏,就这样没了。我们整日被关在后院,几个月才能一次上街,根本就没有看见她们的机会。”

    “该看的时候,你自会看见。不该见的时候,见了就是祸。”

    “哟哟,说得一套一套的,谁知道想见谁哟。对二郎不关心,是因为心全在大郎身上呢!”

    梓遥红了脸,用拨浪鼓打了一下晓云的头:“坏丫头!不理你了。”

    晓云本能反应的低了下头,本来是该疼得哇哇直叫,她却笑得傻里傻气的:“害羞咯……”

    两个人一路上追追打打,像极了三岁儿童。

    巧儿正在收拾房间,容妈妈心事重重的走进来对她说:“巧儿?”

    “嗯?怎么了?阿母。”巧儿扭过头看着她。

    “你的婚事,我已经向主母提过了。”

    巧儿突然有点羞涩,从脸红到了耳根,捏着自己的手指头:“哎呀,这事不用那么着急的,我现在还没准备好呢。”

    “主母说了,她替你做主。但是……”

    “好!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既然主母给我做主,我遵从便是。”

    容妈妈一脸惊讶:“你愿意?”

    “我……我愿意呀,一切听从你们的安排。我……我这收拾完了,回去睡了,阿母早些休息吧。”然后偷笑着小跑了出去。

    容妈妈看着那高兴的背影,落下了一行泪。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