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混血君王 > 第二十二章 ‘夔门’计划,完成

第二十二章 ‘夔门’计划,完成

    此时打开了言灵·蛇的叶胜也发现了下方龙影的存在,他向陶柯挥了挥手,又指了指酒德亚纪,示意陶柯带酒德亚纪上去。尽管陶柯与叶胜之间已经连通了无线电,但叶胜并不想让酒德亚纪发现下方的龙影。

    怪不得执行部不允许下潜的双方具有感情,不然真遇见危险双方绝对会相互牺牲而不是共寻出路。

    “你们先上去,我能挡住它。”在无线电里对着二人说了一句,之后陶柯停止上浮,取下叶胜背着的七宗罪背在身后,转身面对着那逐渐靠近的龙影。

    陶柯可没忘记自己斩杀龙侍的任务,留下来自然是最好的选择,尽管龙影距离他们还有百米的距离,但如果不管他直接上浮的话,绝对会在成功上浮之前被龙侍的长尾贯穿!

    百米的距离对于龙侍来说不过尔尔,几乎是陶柯刚刚做好防备,那条龙就已经游到了陶柯的身前,也正是这时,长约十五米,高约六米,带着峥嵘的面孔咬向了陶柯,如果不躲的话,陶柯毫不怀疑自己会被那张开后近三米高的大嘴一口吞下!

    早已在梦中见过那通天彻地的神以及蚕食世界树的尼德霍格的陶柯自然不会被这么一条龙吓到,几乎在快要被那条龙吞下的时候,陶柯将手中的刀往龙侍的牙缝处狠狠地一刺,随后以碎月为支点,跳到龙侍的脸上,双手紧紧地抓住碎月。

    多亏了碎月的锋利,不然现在陶柯已经进了龙肚子了,他可不敢学孙大圣。

    被碎月插进牙缝,龙侍痛苦还在其次,暴怒却是剧增。嘴里有根牙签,他可不敢直接咬合,而他又不会吞吐龙炎,于是携带着陶柯开始向上游去。

    当然,陶柯可不敢放松,就这么上去曼斯教授他们的子弹会不会误伤自己先不说,龙侍身后的长尾就不是吃素的!

    一只腿踏在龙侍的脸上,另一只腿勾住碎月的刀柄,陶柯立刻寻找到七宗罪匣子上的暗扣,打开了七宗罪。

    七柄刀剑,从斩马刀形制的重刀、曲刃的亚特坎长刀、古雅的直刃剑,一直到只有小臂长度的短刀,一应俱全,陶柯所知的世界上每一柄名刀,在这一套刀剑中都能找到对应,这套东西根本不像是两千年以前铸造的,除去那些繁复深奥的花纹,看刃口暗金色的光芒,以及刀身剑身凝练的线条,还有那套完全容纳这七柄刀剑的机件,精致得就像机械腕表的机芯。

    由不得为七宗罪精湛的工艺而震惊,龙侍的长尾正在摆动,随时可能刺向陶柯,在这深水之中,一旦陶柯失去了龙侍这唯一的支点,以他自己那缓慢的速度,绝对下一秒就会被那锋利的长尾刺穿!

    七宗罪平时表现出的只是削铁如泥的武器,但是如果将混血种的血液涂抹在匣子上,七宗罪就会被激活,总而变成一把把屠龙宝刀!但是在深水之中的陶柯显然不能划破自己的手指,不然龙侍不杀他他估计也得死,无论是死于氧气泄露还是气体栓塞。

    拔出还未被激活的‘贪食’和‘色欲’,将‘念’灌注于其中,强制唤醒沉睡中的活灵,之后狠狠地将两者刺入龙侍的双眼!

    之后拔出贪婪,使用‘念’强制唤醒并命其臣服于陶柯自己,然后狠狠地斩断了龙侍刺过来的长尾!

    刚刚斩断龙尾,陶柯身体就猛地一软——使用‘念’觉醒活灵还好说,令其臣服的消耗太大。但陶柯却不得不这样做,不然纵使是‘贪婪’,也会因嫌弃陶柯的血统从而不为其所用。

    断了龙尾的龙侍突然开始癫狂起来,在海中猛烈地游窜,陶柯只能用腿狠狠地勾住碎月,免得自己被甩下来。陶柯也明白了为什么龙侍开始发疯,龙类除了脑部外,脊柱上也分布着大量的神经。对于龙侍来说,斩断它脊柱的延伸即龙尾对它来说就像大脑被砍去了一部分,不疯才怪。

    慢慢地,龙侍的速度降了下来。似乎是明白了自己没有什么有效的对陶柯手段,龙侍开始继续上浮,追击酒德亚纪和叶胜······或者说追击酒德亚纪手中的康斯坦丁的骨殖瓶。

    终于,龙侍带着陶柯冲出了水面,而此时的酒德亚纪和叶胜早已爬上了‘摩尼拉赫’号,此时船上的众人早已做好了攻击龙侍的准备,只不过由于担心误伤陶柯才迟迟没有攻击罢了。

    察觉自己已经到了水面,阻力大减陶柯举起手中的‘贪婪’,用尽全力狠狠地刺入龙侍的大脑。龙侍继而再度疯狂,而此时的陶柯由于神念使用过度带来的疲惫以及快速上浮带来的不适,猛然地被甩了出去。

    自己大概······会被龙吃了吧·······这么想着,陶柯心中微微叹了口气。后悔终究是有的,毕竟叶胜和酒德亚纪只是见过几次面的人而已。

    被甩飞后落水的一瞬间,陶柯看到的是龙侍那张大的嘴。

    陶柯闭上了眼睛。

    ————————————

    “唔。”陶柯用力抬起沉重的眼皮,下意识出声道。

    “你醒了?!”一道声音在陶柯身边响起,话语中充满了抑制不住的兴奋。

    “教······授?”陶柯看向说话的人,正是曼斯教授。

    “我不是被龙······吃了吗?”陶柯眨了眨眼,问曼斯教授。

    “没有,”曼斯教授冲着陶柯笑了笑,“在那头龙咬向你时,我将学院以前发现的一种装有具有某种强腐蚀性的液体倒在了亚纪带回来的铜瓶上。之前那条龙刚出水时,不顾及你也要来追击我们,我猜那个铜瓶很重要。不出我所料,当铜瓶被腐蚀时,那条龙根本不理会你了,直接朝我们攻过来。”

    “你之前对那条龙造成的伤害太大了,除了你的刀之外的三柄武器似乎构成了一个微型的炼金矩阵,逐渐的腐蚀那条龙的生命,我们只对它用了几枚炸弹,并没有造成什么有效伤害,它就死了。”

    “你落入水中陷入了昏迷,我们及时将你救了出来。对了,那三柄武器是你背的那个黑匣子里的吧?你落水时它掉进水里了,我们正在打捞,还没有找到。倒是你的那柄刀以及插在龙身上的三柄武器和那条龙一起被找上来了。”

    陶柯静静地听着曼斯教授对它叙说事情的经过,心中则是开心不已。这次自己可以说是在生死之间晃了一圈,活下来也完全不是靠的自己所了解的‘剧情’,而是曼斯等人的帮助。

    如果叶胜和酒德亚纪慢了一点,如果曼斯教授的判断力或者决断性差了一点,那么自己必然葬身龙腹。

    “对了教授,我昏迷多久了?我们现在在哪?”陶柯想起来了原著里康斯坦丁在卡塞尔里乱晃的事,赶忙问道。

    “不多,刚刚一天。我们现在正在回学校的列车上。对了,你昏迷不久后,校长就来了,并且和学院通了一次话,现在全校都知道我们的‘S’级独自面对一条恶龙的故事了。还有,就在刚不久学生会给你发了一封邮件,邀请你去参加他们的聚会,就在今晚。本来我想直接帮你回绝的,既然你醒了,那你就自己决定吧。对了,聚会就在今晚。”

    陶柯愣了愣,“教授发给我的邮件你怎么知道的?”

    曼斯教授一愣,“诺玛直接转发给我的,毕竟你昏迷了而且我是你的指导老师,不过你关心的重点错了吧?”

    “那好吧,教授你帮我回绝了吧,我的身体不是很好······”陶柯开始找理由回绝。

    “你的身体?你的身体有哪里不舒服吗?我们之前在船上给你检查过,明明没有什么大问题的······”曼斯教授显得有点紧张。

    “······不是,其实是我不太想参加,身体不舒服只是个借口。”陶柯微微苦笑道。

    当然,实际原因是那场聚会上要跳舞,陶柯虽然在仕兰中学学过,但是他没有舞伴啊!他可不想和路明非还有芬格尔一起跳舞!

    至于有人因为他的名气而主动和他跳,那到时路明非如果和原著里一样没有女性舞伴,自己是和他换呢还是不换呢?

    所以陶柯干脆不去了。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