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不负寒光不负你 > 第115-飞往缅甸

第115-飞往缅甸

    另一边,华阳办公室,陈宇彬恭敬的接听着电话。多年来能让他出自真心恭敬的人,只有彼时电话另一端的年轻人

    “宇彬,事情办的怎么样”年轻人的语气淡漠里透着威严

    “回寒少,一切正在顺利进行!”陈宇彬恭敬的回答

    “以后不要再让我听到安寒受伤的消息,至于别人你都随意。无所谓!”电话里寒少的声音透着浓重的警告

    陈宇彬虽然在接听电话,还是恭敬点头:“寒少放心,绝对不会再出现让安小姐受伤的情况!至于南宫集团和安氏集团,我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让他们破产”

    年轻人轻“嗯”了一声便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的陈宇彬不禁额头浮出一层细密的汗水,年轻人的威压似乎透过了万里,漂洋过海的在他身边,每一字每一句都让他不寒而栗。

    陈宇彬拿起电话,拨通徐子涛的电话:“今天南宫晨阳和安寒去了缅甸。据说他们的珠宝企业如果这场不能在缅甸玉石大会购买到好的玉石,一个月以后就会断了玉饰供应。务必阻止他们购买玉石,不惜代价,但要保证安寒的安全。”

    “好,知道了老板!”电话另一端徐子涛在k市看着前方不远处的一行人。低声回答

    “这次不允许失败,必须像去年一样成功干预他们购买玉石。影响他们的珠宝公司。寒少那里也需要一些成绩作为交代。”陈宇彬的语气中带着几分浓重的迫切。他的一切都是寒少给的,如果他无法做好寒少交代的事情,那么他也可以随时将其收回。陈宇彬不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因为他要借助寒老的力量报仇

    “是,老板”

    挂断电话后,徐子涛开始默默的跟在南宫晨阳,安寒一行人身后,随着他们踏上了k市飞往缅甸的飞机

    经过几个小时的飞行,飞机终于在曼德勒落地,安寒刚刚开机手机便响了起来

    “凌爷爷?”安寒看着来电显示有点惊讶的接起电话:“凌爷爷?”

    “寒丫头,这几年有没有想凌爷爷呀!”老人慈爱的声音在电话彼端响起

    “凌爷爷,你这几年去哪里啦!几年都不见你人,都快忘记你的存在了!”安寒哝哝的抱怨

    “小寒丫头,你敢忘记凌爷爷的,爷爷可真是伤心呀!”老人的声音里带着几分伤心

    安寒无奈叹气:“凌爷爷,您可装的一点不像。您这是回b市了?”

    “是啊!小寒什么时候来看看凌爷爷呀!”

    “嗯,等我回国就去看您!给您带爱喝的茶叶,这两年我可存了好几包呢!”

    “嗯!算你丫头有良心!不枉我对你这么好!小丫头出国干什么去?旅游吗?”老人在的声音在电话里都能听出是十分的愉悦

    “不是,是参加缅甸的玉石大会”安寒耐心的解释,不知道为何,从小时候第一次见到这个老人就觉得他格外的亲切

    老人沉默片刻低沉开口:“缅甸玉石行业兴盛,同时也非常混乱,你一个女孩要保护好自己!如果有困难可以去玉品轩找张宗义,我和他有几分交情,他会帮你。”

    “嗯!谢谢凌爷爷!就知道凌爷爷对我最好!比亲爷爷都好!”

    安寒这句话凌老极为受用,低沉的声音都转换成充满笑意的慈爱:“好了!快点结束回来,爷爷都想你了!”

    “好!回去第一时间去看您!”

    挂断电话后,南宫晨阳在一旁疑问:“哪位凌爷爷”

    安寒的思绪回到了多年前...爸爸妈妈经常与她说,她因为发烧忘记了一些记忆,所以才会对不熟悉家周围的环境,所以不要一个人出门

    而安寒小时候又是个调皮的性格,总想着一个人跑出去玩,结果走着走着看着一样的路,一样的房子的她就迷路了。

    在惶惶不安的时候遇到了一个老人,虽然表情凌厉严肃很是吓人,但是安寒却觉得格外亲切

    “爷爷好!”12岁的安寒礼貌的像眼前的老人打招呼

    “谁是你爷爷!可不能乱叫!”老人瞥了一眼安寒。

    安寒嘟嘟着小嘴:“不是爷爷就不是嘛!凶什么嘛!”

    “你不记得我了?”老人看着安寒狐疑的询问

    小安寒天真的眼睛仿佛一汪清泉的看着老人:“我们见过吗?妈妈说过安安因为发烧忘记了一些事情。对不起,不是安安想忘记你,别伤心”

    小安寒的纯真让老人为之一动,他从没有见过安寒如此软糯可爱的一面。心都被萌化了:“好,爷爷不伤心了,是迷路了吗?”

    小安寒糯糯的点了点头..

    “你家住哪里?爷爷送你回去。”老人拉着安寒的小手,送安寒回到别墅门前不远处便让安寒自己回家了

    此后每隔一段时候老爷爷都会来看望一下安寒,与他一起的还有一个慈祥的老奶奶。和她说一会话便离开。

    安寒一直好奇这个老爷爷是谁,直到后来多年她才知道这个老人是b市第一贵族学校;贵爵高中的神秘校长。也是她就读的中学。从安寒入校两个老人就极尽照顾,甚至偏心的明显,无论谁欺负安寒闯出多大的祸都是对的,这也让安寒的高中生活过得简直肆意妄为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老爷爷和老奶奶为什么这么照顾自己,但是她也很喜欢这个凌爷爷和凌奶奶,所以上大学以后也是经常去老人家里玩,只不过两位老人性格孤傲,除了她不喜欢任何人接触,也不允许任何人来家里。

    安寒想着凌爷爷和凌奶奶慈爱又莫名亲切的笑脸,暖笑回答:“贵爵高中的校长,高中的时候对我不错,所以一直有联系”

    吴雅在一旁嘟嘴:“何止是不错,简直不要更偏心了好不!学校所有规矩都对小姐您无效!那时候都在传言您是校长的亲孙女!”

    安寒白了一眼吴雅:“谁让你家小姐我长得就人见人爱,花间花开!”

    南宫晨阳虽也想起来高中时安寒在学校肆意妄为的日子,当时年少不觉得什么。现在想想总觉得哪里似乎不对...却又说不上来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