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生命拔节之时 > 第028章:暑假

第028章:暑假

    夏日的风带着一股难以名状的热浪,弄巷粗糙的砖瓦路上传来轮子摩擦的声音。

    午后的这个时间点都听不到什么电视声儿,唯一声儿大的就是小卖部老爷爷的收音机声儿。

    天气很热,等林未迟到陈向涛俱乐部的时候太阳都还炙烤着大地,她走上台阶,在手上绑绷带:“今天几个人?”

    陈向涛看她的样子愣了愣:“你怎么又来?不在家补作业什么的吗?”

    陈向涛面前摊着一本暑假作业,嘴里还叼着烟。

    郑华跑过来喝了一口水,就算是在有空调的地方他都快流了一斤汗了:“哎我说,咱真的不招人吗?这么热的天我可得累死了。”

    别看小镇上的人不多,暑假来健身学跆拳道的倒是不少,但是来的大多数都是体弱的,郑华想着让他们自己练都够呛,还要担心安全问题。

    练跆拳道的更是,还有不少上小学的孩子。

    “不是昊子和大立回来帮忙吗?你累个什么劲儿?”谈着话,林未迟把绷带绑好了就进了场地,一看今天就五个小学生。

    “林教练......”她看了看坐在一边的大人,多半是家长,在心里叹气。

    一下午下来跟玩儿一样,林未迟还在俱乐部洗了个澡才回家,临走前还一起点了个外卖。

    郑华看着打包的小龙虾嫌弃得不行:“这数数,要是我在他店里吃,我把它店都掀了!”

    林未迟捏着筷子,只吃着一边的花甲。

    烧烤摊上的麻小是镇里夜啤一条街最大的进步,就是做的买卖不实诚。

    “你们富裕人的生活,”林未迟吃完了,跑到前台拿滑板,看了看台上的作业,不客气地拿走了,“作业借我,明天还你。”

    陈向涛嘶了一口气,嘴里不满:“你说你拿我的干嘛?齐杨的还不够你抄?”

    林未迟不理他,踩着滑板就往外走:“他的正确率太高了,同班老陆指定要找我麻烦,外班的他发现不了。”

    “老陆检查吗就这么怕?”陈向涛拿着啤酒站在玻璃门边,看着林未迟。

    “那你们班主任就检查吗?你还做。”林未迟白了他一眼。

    陈向涛叹了口气,说不过林未迟:“齐杨现在还好吗?王珂可是毕业了,他现在打算怎么办?”

    “不知道,”林未迟踩着滑板又回到他身边,“前两天他舅舅来过,但是我看没出事儿。”

    “行吧。”陈向涛叹了口气,把啤酒喝了进去了。

    林未迟很喜欢这种感觉,夏日温暖的风在自己踩着滑板快速移动中撕扯出强劲的风,拂过脸颊的时候丝毫没有白日里流窜的热气。

    齐杨叼着烟,穿着一件白色的背心,头发湿哒哒的。顺着耳鬓躺下来的水打湿了他后背和胸前的布料,一轮圆月从黑暗中出现的时候齐杨把烟灭了。

    栏杆是石头砌成的,还没到他的腰,上面都是干掉的泥土,齐杨想,大概只有在下了雨之后才能才能看见一堆起死回生的青苔。

    有时候还会有一丛一丛的虫。

    弄巷里传来了电视剧的声音,楼下估计也是个耳朵不太好的人,电视里乒铃砰隆的,像是电视要炸了。

    齐杨头上的水珠透着家里灯照出的光亮,一股风吹过他看着天空发呆。

    他想起了两天前来到家里的一男一女,自己的舅舅舅妈,说出的话很委婉,家里还有一个读书的弟弟,没工夫管他。

    齐杨一点儿都不意外,从知事开始他就没见过这对舅舅舅妈。

    “你看你妈妈也没留下什么钱......咱们家也是替人打工的......”齐杨把已经摁得扭曲变形的烟头拿起来丢进门便的垃圾篓里,关了门。

    林未迟到弄巷口的时候收到了沈南方的短信。

    -买瓶酱油回来。

    小卖部的老大爷正准备关门了,看林未迟来了关门的水停了停。

    “给。”林未迟挑了瓶儿酱油就走了,老大爷也没拿桌上的钱,直接关灯关了门。

    林未迟在齐杨家出事后,再也没有说过让沈南方离婚的话,她只对林海说,你要再动沈南方我就让你后悔自己出生在这个世界上。

    林未迟觉得自己一向是说到做到的人。

    从那之后林海几乎就不回家了,沈南方还边说边笑:“指不定在哪里找到好看的了,不回来还清净。”

    沈南方一个人在家包了饺子,调料弄好了就差酱油了,她拿着酱油问:“你还要吃几个吗?”

    林未迟摇摇头,把绷带拆了去洗澡。

    “你明早上也可以吃饺子,冰箱里还有,别每天这么晚起来,放假了也要早点起啊。”沈南方的声音被隔绝在厕所门外,就着水声显得有些遥远。

    林未迟心不在焉地应着,也不管沈南方能不能听到。

    莫一笑打电话来的时候林未迟还在扒谱子,毛巾挂在脖子处,头发半干半湿的。

    “未迟,齐杨看不见人,你怎么也不见人啊?”莫一笑的声音有点小,看来莫友义是睡着了。

    林未迟捏着笔的手顿住了:“你今晚上怎么了?”

    莫一笑在那边笑了笑,声音幽幽的:“我斜对面搬来一家人,大晚上的,像是父子,不像是镇上的人。”

    林未迟很想说关你什么事儿,但是大半夜跑到弄巷来还是头一遭。

    “没准是什么去城里发展了回来的呢?”林未迟笑了一下。

    莫一笑的声音变得轻快:“也对,谁知道呢?看样子挺有钱的,穿的衣服我可能都不是我们这里批发市场有的。”

    再聊了几句莫一笑就说困了,林未迟也不想说话,写完了谱子弹了两下。

    难听。

    拿起来揉成一团扔垃圾桶里。

    躺床上才发现头发没干,跑到客厅吹头发的时候发现沈南方还在客厅看电视,声音开得特别小声。

    林未迟还看了看节目,蹩脚的言情剧。

    “您这是打算把人生中错过的爱恋投注到电视剧里?”林未迟看了她一眼,沈南方没说话,就是看着电视剧里的人,眉眼柔和得不像话,嘴角还微微上扬。

    林未迟已经在家里找不到结婚照或者是什么合照了,小时候就没看见过家里的任何照片。

    这个时候她就是有点后悔没把手机从房间拿出来了。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