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问心问道 > 第五十三章 第一次

第五十三章 第一次

    以黑袍男子为首,后面跟着三个炼气十层的修士,个个面色不善,不怀好意地走来!

    “来着不善!小心行事。”虞曦悄悄给三人传音。

    “这位泰元宗的道友,用法器对着我们的人,这是什么意思?”

    黑袍男子细长的凤眼,阴深深地盯着梁甜甜,淡淡地开口。

    梁甜甜顿时觉得背后一凉,好像被毒蛇盯上一样。小脸顿时苍白,握着幻影火枪的小手微微颤抖。

    摄魂术?虞曦往前迈出一步,略微修长的身型挡住了男子不善的目光。不,这是低阶的控魂术?!她松了一口气。

    “这位南岳宗的道友莫要颠倒黑白。”虞曦迎上男子阴毒的目光,毫不畏惧地说:“是你们的人伤人在先,而我们是防卫而已。”

    “呵呵呵。”黑袍男子有点诧异地收回控魂术,眼神深邃,有点意思,此女子居然无效?

    “在下是南岳宗的茅青峰,不知这位道友如何称呼?”

    “呸!谁要知道你叫什么!”回过神来的梁甜甜脸上火辣辣的,居然被低阶的控魂术吓到了,她再也忍受不了了。幻影火枪的气焰瞬间再一次爆发更强的气焰。

    “梁道友,不可。”孙木根瞬间制止了梁甜甜的行动,才入秘境的第二天,他可不愿意惹上这么难缠的家伙。

    “有何不可!”虞曦率先灵犀杖握在手中,施展绿波护体,一条巨大的藤蔓直击黑袍男子身后的黑衣劲装男子。

    黑衣劲装男子瞬间避开,一对斧头在空中挥斩,斩断了粗壮的藤蔓,一个转身将双斧置在胸前及时挡住了藤蔓的第三次攻击。

    “好卑鄙的行径,他在空中撒下散灵粉!”虞曦怒斥。散灵粉,她深恶痛绝。

    还在为虞曦站在自己这边而微微感动的梁甜甜,听到这句话,再也忍不住了。

    只见她手腕交叉旋转,将幻影火枪耍得虎虎生威,幻影火枪一直向青衣男子抡去。

    青衣男子也不甘示弱,祭出长鞭往火枪甩去,想要将火枪截停。

    两个人都心有怒火,招招阴毒,你来我往,打得不可开交。

    孙木根听到对方根本就是想下杀手,他也没有后顾之忧,威风凛凛的雷霆双刀同时掷出,夹带着雷霆的威严,一刀直驱黑袍男子,一刀飞向白衣剑修,以一敌二。

    受了轻伤的萧向晨也不甘示弱,手持青铜双环,冲向灰衣劲装男子,眼里杀意四射,可不能让他们跑了。

    一时间,灰沉沉的沼泽之渊,刀光剑舞,杀意腾腾。

    虞曦的对手是使用双斧的体修范乐,挥舞的藤蔓数次被斩断,她便让藤蔓潜伏在地上。

    是时候试试自己的新法器了,她有点跃跃欲试。

    她挥动着灵犀杖,催生地上的特殊灵植,禁咒藤。大片大片的禁咒藤拔地而起,将范乐团团围住。

    被围困的范乐此时烦恼不已,这娘们一点都不干脆,一招千斧齐发,将密密麻麻的藤蔓切成碎块,心中大喜。

    “噗!噗!噗!”更多的禁咒藤拔地而起,一层又一层地将范乐围住。

    “啊!”范乐爆怒,大吼一声,收回双斧。

    只见他蓄力让自己全身肌肉暴涨,身体微微散发出阵阵的光晕,他活动一下脖子,大叫一声,徒手撕掉围困的禁咒藤。

    哪怕双手伤痕累累,他毫不在意,双眼通红地盯着虞曦,不断地喘着大气,猛地像虞曦冲过去,就像一只发疯的妖兽。

    “绿苓,就是这个时候了!”虞曦一点都不怕面目狰狞的范乐,淡定地给绿苓传音。

    “好的。”绿苓兴奋极了。

    虞曦淡淡地看着向她冲来的范乐,放开心神,全身心地感受自身木灵气的存在,全身心地与地上的灵植沟通。

    范乐看着如此嚣张的女修,心里怒气更盛,不过一想到待会她的惨状,便露出了残忍的笑容。

    拳头离虞曦不到一米的时候,范乐微微勾唇,似乎马上看到了虞曦的悲惨下场。

    忽然,一阵晕眩,咦?怎么回事?她怎么能躲开?

    咦,他怎么能看到自己的身体倒下去了?

    不要啊,他挥动双手,想要支撑身体。

    咦,动不了了,怎么回事?

    虞曦趁着范乐的神魂被困在苟伟灵草上时,拿出锋利的短剑插入了范乐的心脏,与此同时她暗暗地使用一丝冰灵气,将他身上的血瞬间凝固,以防喷射而出。

    确定他断气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她手脚有些发冷有点飘,勉强地走到苟伟灵草上,淡淡地说了一句:“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莫要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先起杀心。”

    范乐暴怒,这个臭娘们,说什么狗屁话,他要杀了她!

    可惜,被禁锢的神魂,什么都是徒劳。

    虞曦淡淡地看着被火符烧掉的苟伟灵草,他,好像不能投胎了呢。

    她感觉自己步入了新的世界,那个纯洁又湛蓝的天空,似乎多了一丝阴霾。

    忽然,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站起来,藤蔓向灰衣劲装男子抽去。加入了新的一轮战斗!

    从此,她算是真正地踏入这个残酷的修士界了吧!

    对吧,张师姐。

    对吧,绿苓。

    “姐姐,世界就是这么残忍的,不是你死便是我活。”绿苓淡淡的声音传到识海。

    它忽然鼻子有点酸,这样的姐姐,她现在心里肯定是不开心的。

    可是,唯有这样,才能走得更远!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