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问心问道 > 第五十章 阴谋暴露

第五十章 阴谋暴露

    虞曦静下心神,认真感受到周围一切的动静。

    来了!

    她感受到空中细微的摩擦声。

    虞曦祭出灵犀杖,双眼紧紧地盯着三纹金雕的双眼。

    一息。

    两息。

    三纹金雕的巨大钩爪已经来到了眼前。

    她拿着灵犀杖,对着空中一米处的三纹金雕一挥,“摄魂术”!

    三纹金雕忽然间觉得一阵眩目,忽然天旋地转,便动弹不得。

    况,它惊恐万分,它难以置信。它看到了什么?

    它看到了自己的雄壮身躯,就这样直接砸在眼前。

    怎么回事?

    它努力地想回到自己的身躯,拍打翅膀,重回蓝天。

    可是,它发现自己被禁锢在一颗矮小的普通的草上了!

    它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从远处赶来的男人,熟练而又轻松地割断自己的喉咙,取出自己体内的兽丹,又将自己的身躯收走。

    它致死都不明白,自己堂堂二阶三纹金雕,为何会变成一颗杂草,为何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死去。这样屈辱的死法,让它无比愤怒。

    可惜,愤怒也没有用,世界就是这样弱肉强食。

    虞曦叹了一口气,念诵着往生咒,将愤怒不甘的兽魂送入轮回。

    其他人赶过来见此,都各有所思。

    但是,都没有打断虞曦的意思。

    四人一路向南方走去,一路上虽然有遇到几个妖兽,但是都被梁甜甜这个可怕的姑娘烧了。

    夕阳慢慢沉下去,留下长长的影子。一片血红,天色很快就暗下来了。

    夜幕,降临了。

    四人商议了一会,决定找一个高地势的坡头,建阵休息。

    让人惊讶的是,萧向晨的阵法造诣颇高,居然布下了八方阵。

    八方阵是一个中阶的阵法,它的安全度是最高的,可抵挡筑基中期的全力一击。

    虞曦看着一贯假笑着做和事老一样的萧向晨不由得想起了张师姐的一句话“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就连梁甜甜也笑眯眯地夸奖了几句,说话的语气也没那么刺耳了,还以为这个家伙是混进来占便宜的呢。

    虞曦在阵内随意找一处地方便开始打坐休息了。

    其实她在和绿苓聊天。

    “姐姐”,绿苓的声音从识海传出。

    “怎么了?”

    “姐姐,离大阵还有四百米的地方,有一株千年的灵芝草。”绿苓邀功地说着。

    “噢?”虞曦惊讶,这么近,又是千年灵芝草,怎么一点气息都没散发出来的?

    “它身边有守护兽吗?”

    “没呢!”一条细细的藤蔓从虞曦背后伸出去,估计是和周围的灵植调查情况去了。

    星辰不变,灿烂辉煌,不知不觉到了子时。

    “姐姐,姐姐。”

    虞曦从入定中醒来,原来是绿苓回来了。

    “如何?”

    “它们说灵芝草身边没有守护兽,但是……”绿苓纠结了一下。

    “但是什么?”虞曦好奇。

    “那颗灵芝草是开了灵智的,虽然灵智不高。但是都能巧妙躲过危险。”

    绿苓忐忑地说着,万一姐姐要去找那棵破草怎么办啊!姐姐那么香,肯定会被所有灵植喜欢的,万一那棵破草和自己抢姐姐怎么办?都怪自己嘴碎。

    绿苓后悔不已!它的脑海里已经上演了千万个姐姐被抢走的场面,一时间伤心不已。

    “噢!那真是太好了。”虞曦稍微有些惊喜。

    绿苓心里一个咯噔,更加难过了,难道姐姐真的要去找那棵破草吗?

    呜呜呜,自己怎么那么命苦?不过如果是姐姐喜欢的话,自己就勉为其难地接受吧!

    呜呜呜……绿苓心中地小剧场又开始上演了。

    “能够开出灵智一定是经历了很多,这是它的造化。我们便不去打扰了吧!”虞曦淡淡地说出了,让绿苓开心不已的话。

    它放佛来到了天堂,鸟语花香,美不胜收。

    它情不自禁,一下子变回原型,像八爪鱼一样,抱着虞曦的头,开心地蹭了蹭。

    “绿苓!”虞曦不知它为何如此开心,但是,为了不让人发现,她还是及时提醒它。

    “好的!姐姐。”绿苓马上变成一根兰花簪子,在灿烂的星河下,显得灵气十足。

    在宗门菊海内。

    掌门真人一袭白衣,手持雷火双剑,在黑夜里耀眼夺目,他高大的身影挡住了女子的去路。

    “师妹!莫要执迷不悟了!”

    “师兄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呢?”苏薇骑着金角鹿,手里拿着笛子,满山的菊花,迎风招展,她一脸天真地看着掌门真人,犹如幼时一般。

    “唉!青木他一定不愿意看到你如此的,回头是岸。”掌门真人淡淡地说着。

    “呵呵呵!”苏薇嘴角轻勾,嘲讽地笑着,美丽的大眼燃起了熊熊烈火,“师兄难道忘记了吗?青木师兄最在意的是谁呢?”

    掌门真人深深地看着苏薇,那个小时候经常跟在青木身后的女娃娃,她已经长大了。

    “他心中最在意的不是你吗?”轻语在风中扩散。

    “哈哈哈,笑话!笑话!”苏薇似笑非笑,“如果他在乎我,他就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我的好意我的渴望!”

    “你魔障了!”掌门真人皱起眉头,大声呵斥:“以青木师弟的为人,他怎么会夺舍同门,然后这样苟且地活着?你真是执迷不悟!”

    “师兄你错了!师妹我没有要求青木师兄夺舍。”苏薇眉开眼笑,“我只是想要他使用斗转星移,回到我身边。”

    “什么!”掌门真人大惊失色,“你,你说的是魔族的秘术斗转星移?”

    “对呀!嘻嘻嘻。”苏薇胸前双手一拍,天真又开心地看着掌门师兄。

    “你,你……”掌门真人已经吓得没话说了,自己的师妹居然敢勾结魔族高层,而且还获得了高阶魔术“斗转星移”。

    他浑身发冷,师妹她到底用了什么作为交换的代价?

    他紧了紧手中的雷火双剑,御兽峰的一幕幕,斌城的一幕幕,不断地回放在脑中。

    他颤抖着双唇,双眼充血,暴怒:“你到底做了什么?”

    “我?”苏薇一点都不怕,她歪了歪头,思考了一会说:“我做了好多事呢!我都快忘记了。”

    “孽障!孽障!孽障!师门不幸啊!”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