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问心问道 > 第三十一章 悬疑

第三十一章 悬疑

    次日清晨,四人沉静了一晚,心中似乎对未知的路都有一个明确的选择。

    张晗率先站出来,迎着朝阳,坚定地说:“我认为反正都已经被困住了,如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查一查这埋在地里的阴谋诡计。”

    虞曦站在张晗旁边,赞同地点头。“坐以待毙的确不是良策,查一查看看到底是谁在背后操控。”

    张晗满意地点点头,不愧是她的朋友。

    吴智刚也站起来说:“正有此意。”

    陈秋映娇媚的眼上也闪着坚定的光,虽然她外表柔弱,但是等死可不是她的个性,她可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呢。

    四人一拍即合,收拾情绪,共同朝着山上的裂缝奔去。

    吴智刚一路上凡是有打斗痕迹都停下来,细细研究,根据痕迹推断什么招式什么灵根,并且由陈秋映一一做好记录,真是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而张晗则一路上记录奇怪的信息,比如脚印的大小,脚印的平均深浅,比如毛发?

    虞曦则将乔木金刚藤舒展到最大范围,以便警戒。忽然她非常想念绿苓,因为它能和植物沟通,有它一切可能都会有进展。

    想到这,她愣住了,曾几何时自己如此依赖它了?是因为共生契吗?还是因为它日夜默默的陪伴?

    原来这种感觉是那么美好!

    不同于母亲的亲昵,不同于师傅的感恩,不同于师祖叔的尊敬,不同于张晗的信赖。而对于绿苓,她是完全地放开自我,打心底地依赖。

    漫漫修道之路,得一知己,得一同伴,足以,从此长路有情相依不再寂寞。因为吾修的不是无情道,天亦有情,何况为人?

    虞曦将俗界的林林总总回忆一遍,突然觉得他们并非可恶,而是可怜可悲。因为错误的认知,导致了错误的行为,直至可悲的结局。

    这是她认为的善与恶!

    她曾问过师傅:

    何以得道?

    答曰:不忘初心。

    何以成仙?

    答曰:坚守已道。

    那么她的道是:不畏危险,不悔过往,坚持自己的善。

    “啪”一声,虞曦感觉到自己的瓶颈被打碎了,全身的木灵气哗啦哗啦地往上涌,感觉全身的经脉穴位都打开了,非常舒服。

    另外三人发现了虞曦的进阶,表情各异。

    忽然,虞曦表情痛苦,怎么回事?全身灵气好像被被冻结一般,根本无法调动。原本正在上升的木灵气好像凝结一般,异常诡异。

    “糟糕!”张晗首先发现了虞曦的不对劲,肯定是因为这里阴摄风重,木灵气少的原因,如果进阶终断,穷其一生不能进阶。

    她飞快地掏出五行隐匿阵罩住虞曦,又拿出一大堆中品灵石不要钱地往虞曦脚下抛去。

    虞曦自发地吸收中品灵石里的灵气,表情瞬间恢复平静,庞大的灵气需求,瞬间将一块中品灵石吸收干净。

    张晗看着这样的速度估算了一下,再掏出十来块往虞曦腿上丢去,便离开五行隐匿阵。

    吴智刚关系地询问:“如何?需要帮忙吗?我这有三品聚灵阵。”

    张晗开心不已,傻乐地拒绝了。太好了,这家伙又变强了一点。

    陈秋映也是一脸关心地凑到张晗面前刷脸,可惜张晗太过于开心,没留意她的存在。

    她非常的尴尬又非常的嫉妒。她是三灵根,能在三十岁之前到达她这个境界已经是家族全力培养的结果。可是偏偏总有一些人轻而易举地得到她想得到的东西。

    陈秋映微微低着头,眼睛里闪过一丝的恨意。虞师姐是这样,虞乐韵那个贱人也是这样。姓虞的果然都是她敌人,她狠狠地握着拳头。

    虞曦的进阶足足持续了两个时辰,才稳定下来。她一睁开眼睛,便看到地的灰,还有半块中品灵石。很快便反应过来,红着脸,红着眼,她吸吸鼻子,调整一下表情,便走出五行隐匿阵。

    “太好了,小曦!真不错,哈哈哈。”张晗一如从前那般傻乐地大力拍着虞曦的肩膀,顺便将手上的灵植汁液蹭在她绿色的衣袍上。

    “谢谢!”虞曦强忍着抽搐的嘴角,她觉得很无力,原来满腔的感动都化为乌有。这女子真,真肆意。还是等出去之后才还她灵石吧!

    吴智刚和陈秋映都纷纷道喜。

    四人整顿之后,马不停蹄地赶到裂缝处。

    干净,非常干净。

    四人百思不得其解,一路上没有魔物,裂缝这里也非常干净,甚至连阴摄风都没有。

    吴智刚和陈秋映不死心,仔细地检查是否有错漏之处。

    张晗常年与家族里的人接触,第一反应就知道该朝那个方向思考。

    她严肃地检查裂缝处的封印,完美!她长期跟在爷爷身后,这点本事还是有的,这封印分明就是毫无破绽,而且这封印分明就是百年前的杰作!

    她苍白着脸,身体微微颤抖。

    低阶魔物,相互吞噬取其优。

    低阶修士,失踪上报没人发现。

    封印破损是谎言,引人入局,培养魔物!

    况且这样的大举动,居然能被人一力压下,能够想象得到居位之高!

    好残忍!居然把宗门内低阶修士,喂养魔物,就好像养蛊虫一般。

    不行,不能说出去,否则他们四个都会死。

    张晗咬咬舌尖,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

    “哎呀!无趣,无趣。我们出去吧!”她故作无聊,大大地打了个哈欠,浮夸不已。

    吴智刚皱眉,不大适应张道友的变化,但是依旧追问:“难道你发现什么了?”

    “当然啦!本小姐是谁,这点小事我一眼便能发现。”张晗一脸骄傲,只有虞曦才发现她微微颤抖的手。

    “张师姐,你真的发现什么了?我们能出去了吗?”陈秋映其实一点都不关心什么阴谋阳谋,她最关心地是能否安全离开这里。

    “是啊,你们看这里封印非常完整,定是真人们前段时日修补的,既然如此他们定有自己的想法,至于传送阵被毁,根据我的推断,那些凌乱的脚印,应该是有人害怕魔物被传送出去,故意弄坏的。”

    “那我们该怎么出去呢?”陈秋映抢在吴智刚开口前提问。

    “你们要用心魔誓发誓,绝对不会将今日之事说出去,我就带你们出去,毕竟这是我的机缘。我可不想有人窥视。”张晗抬起下巴,骄傲无比。

    “行行行!张师姐我愿意发心魔誓。”陈秋映再一次抢在吴智刚说话前开声。

    吴智刚微微不满,可是也打算放过,反正什么阴谋阳谋也与他无关,遂也答应起心魔誓。

    于是,张晗等他们三人起誓之后,便拿出爷爷给她的通天梯,示意他们跟上。

    虞曦一路上非常沉默,她默默地看着前头故作坚强的某人,心疼不已。

    她为什么总是喜欢自己担着呢?难道她不信任她吗?虞曦不爽,想着出去之后问一问。

    待他们全部离开之后,一个黑衣人擦了擦头上的汗,松了一口气,将魔物带离隐坤峰。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