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问心问道 > 第二十五章 再次问心

第二十五章 再次问心

    虞曦深吸一口气来到了菊院门前跪下。

    “弟子和曦前来认错,请苏薇真人训言。”

    “嘎吱”一声响,院门开了。

    虞曦站起来,鞠了鞠躬。拍了拍不存在的灰尘,走了进去。

    她发现站在院里一动不动的苏薇真人。她最近憔悴了很多,就如同旁边缺了水的菊花,是因为担心她吗?

    虞曦满心的感动,有多久没被人挂念过了?在世俗界,自从母亲去世之后,估计就没有人真正地关心过她了。

    还好遇到了师傅,她偷偷地擦了擦眼泪,低下头,走到苏薇跟前。

    “真人,和曦知错了。请你原谅和曦。”

    “错哪了?”沙哑的声音充满了疲惫。

    “和曦不应该在没有能力的情况下,去冒险。让你担心和曦的安危。”虞曦回答。

    “唉!你还是不懂。”苏薇闭着眼睛,仰着头,宽大衣袍下,紧紧地握着拳头。她告诉自己不能生气,不能显露自己的情绪,会吓到她的,她还没成长起来。

    “你不应该为了你不了解的朋友去冒险!”苏薇平稳地说着。

    “?”虞曦惊讶地抬起头。

    “你朋友是否是万药园的张晗?”苏薇转身盯着眼前十三四岁的少女。

    “是!”虞曦下意识地回答。

    “你了解过她的身世吗?”苏薇看着如此天真的孩子,脑壳又开始疼了,他们两对师徒果然是问题师徒。

    “额,她是我宗附属门派长老之女?”虞曦不敢肯定。

    “是,但是你知道她爷爷是谁吗?”苏薇逼问。

    虞曦摇摇头,她从来不问朋友的出生,在世俗界是因为没有朋友,在修士界,她觉得实力最重要,身份什么的都是次要的。

    “她爷爷是我们泰元宗主峰执事堂三堂主!她身上有无数护命的东西,她身上还有着一个张家密咒,她可以在玄鸿界横着走了。你呢?”

    苏薇实在忍不住狠狠地戳了戳虞曦的脑袋,真是气死她了。

    虞曦懵了。原来玄鸿界和世俗界也是一样的,看身份,看家族,看权力。

    她低着头不作声,她都不知道这些,张师姐原来地位这么高的?那她从来没有说过这个,在她眼里自己是不是跳梁小丑?

    可笑至极,自己还想着去救他们呢,结果还被人救了。

    虞曦低落地回到菊海,呆坐在万菊中,菊花的清香,泥土的腥味交杂在一起,冲上天际,飘向远方。

    苏薇看着虞曦低落的样子,叹了一口气,有些孩子不逼一下,她就不懂事,总是做傻事,就像当初的光恒一样。她可不希望这丫头成为光恒的累赘,然后又成为师兄的累赘。

    她放下手中的酒杯,从储物戒中找出一个黑色龙鳞令牌,眯着眼睛,摸了摸,又放回去。

    “小家伙,在想什么呢?眼里的悲伤都把这美丽的景色掩盖了。”一个俊美的男子出现在眼前。

    虞曦看不透他的修为,赶紧站起来,鞠躬行礼。

    “哈哈哈,不需多礼。我只是一头妖兽而已。”男子洒脱地坐在地上,看着一望无际的菊海,并没有理会虞曦。

    虞曦思考片刻,也坐在旁边,看着一望无际的菊海,心里忐忑着,这位前辈找她何事?

    “小家伙说说吧!你刚刚在想什么?”男子一副长者的表情,示意虞曦将想法说出来。

    “因为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我朋友的身份地位那么高。自己还像个傻子一样,想要救她,结果还被她救了。我觉得自己就像个小丑。”虞曦莫名其妙地想要说出自己的想法。

    “噢?因为她身份地位高,所以你不打算在和她做朋友了吗?”男子轻轻地问。

    “咦?没有啊!她还是我朋友。”虞曦很快地回答。

    “呵呵呵,那不就是了!”男子摘下一朵菊花,在鼻子前嗅了嗅。优雅地说:“既然是朋友就不要在意她身份地位如何,哪怕她是乞丐那也是你朋友,不是吗?更何况,我觉得你朋友既然不提,那肯定有她的苦衷或者理由,你又何必自寻烦恼呢?”

    虞曦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男子。

    男子抬起头微微勾唇:“不必那么感动,我只是说实话而已。至于你那一份努力救人的心只有感动你朋友,不会让你朋友笑话的。”

    “前辈……”虞曦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开口。

    男子摆摆手,潇洒地走向远方。

    “朋友是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生活存在的意义里,有朋友的一席之地。”身后传来了一句,让她震撼的话。

    虞曦突然觉得阔然开朗,是啊,哪怕身份是乞丐也是她朋友。既然张师姐不想我知晓,那我便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吧!

    去救朋友的事,是随心而动,我只是想做我自己认为的善,哪怕是遇到危险,我亦不畏惧,我亦不悔。

    “天下皆知美为美,斯恶矣。天下皆知善为善,斯不善矣。”

    她不知道天下人的善是什么,她只做自己认为的善,既然苏薇真人的善与她不同,那就坚持自我即可,师傅说过“何以得道?不忘初心。何以成仙?坚持己道。”

    这就是我的道。

    不畏,不悔,不恶。

    虞曦将心中的结打开,道心更为稳固,心境更加平稳,连续晋升的后遗症全部消失了。

    忽然,虞曦一下子想来了。

    刚才她只是想告诉前辈,那朵菊花上有一只噬灵虫,爬到他的衣服上了。

    不过前辈那么厉害,应该不会害怕小小噬灵虫的尿吧?听说很痒的,很疼的。

    走出菊海的男子,得意不已。她想让小家伙远离麻烦鬼张晗,他就偏不,越多麻烦越好,她就越生气,越美丽。

    男子得意地翘着二两腿喝了一口小酒。突然发现自己的身子很痒,他疑惑地掀开衣袍。

    “啊啊啊啊啊!”男子尖叫,原来白皙的肉都变得红肿,一阵阵谷子里泛出的痒让他恨不得变回原型在树上蹭。

    可恶,让他知道是谁作弄他,非得扒了他的皮。

    男子狼狈地跳进月潭湖里,用冰冷的湖水冷却毒素。他阴恻恻地想着是不是那棵老愧树下的毒,啧,不就是偷了他点酒吗?至于吗?小气鬼!

    ╮(﹀_﹀)╭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