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问心问道 > 第十二章 苏薇

第十二章 苏薇

    虞曦的晋升惊动了菊院里的苏薇。

    苏薇坐在菊院主屋的绣房里,加快了手里的动作,膝盖上的浅绿色衣袍滑落在地上,摊开了一地的绿意。

    仔细一看,苏薇每一针都带有灵气,一针一针地将衣袍上的翠竹绣好。

    所谓“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

    别看这件衣袍虽然素雅,可是懂得的人都发现,这竹子林是一个高阶的防御阵法。

    苏薇便是修士界少有的法衣绣娘。

    法衣绣娘不仅仅要精通阵法,还要有强大的神识,更加需要强大的内心,否则很容易走火入魔,迷失在阵法里。

    等虞曦从晋阶回神过来时,已经是红霞满天了。

    她小心地在菊海里的小路穿行,尽量不碰到菊花的一丝一毫。

    半个时辰左右便来到了一座院子前。简单的牌匾上清秀地写着“菊院”二字。

    虞曦调整呼吸,将令牌取出,双手高举过头顶。

    “晚辈和曦。奉师傅刘道者之命前来听训!”

    “吱呀!”一声沉重的木门应声而开。

    “打扰了!”

    虞曦迈着稳重的步伐,严肃庄重地走进菊院。

    菊院是非常小的一个院子,院子里只有一间主屋,红的砖,绿的窗棂,白的栏杆,淡黄的瓦,一切都显得那么温馨。

    院当中砌着个花坛,上面陈放着十几种盛开的火焰纹菊花。菊花旁边还有一棵一丈多高的红海棠树,整个庭院显得古朴、静谧。

    虞曦站在院中等待传唤。

    由于距离太近,她能感受到旁边菊花浓烈的火灵气,能够感受到红海棠浓郁的木灵气。

    “进来吧!和曦。”

    温婉清丽的声音,非常悦耳动听。

    虞曦稳步走进主屋,淡淡的菊花香充斥在身旁,镂空的雕花窗桕中射入斑斑点点细碎的余晖。

    “到右边的绣房里来。”

    虞曦乖巧地走到右边的绣房。

    一位身穿白衣的温婉女子,坐在矮凳上,完美的侧脸透露出全神贯注的表情,纤细娇嫩的手在空中飞舞。

    虞曦不敢有所打扰,静静地站在一旁,小心翼翼地呼吸着,一边细细地观察周围。

    四处散落着一地的碎布,丝线和木框架,虽然凌乱,却别有一番韵味,好像本该如此!

    房间的一边设着斗大的一个汝窑花囊,插着满满的一囊水晶球儿似的白菊,非常惹人怜爱。

    时间慢慢地流逝。

    月光从镂空的雕花窗桕中射入,万籁俱寂,只是偶尔还有布料摩擦的声音,还有丝线拉扯的声音。

    虞曦盯着衣袍上翠绿的竹子,仿佛那就像真的一样,她还能感受到竹子之间有微风轻拂。

    清风拂过,带来阵阵的竹香夹杂着甜腻的菊香,紧张了一天的身体开始忠实的说出了它的感受,困啊!

    她不由自主地靠近木柱子,脑袋一点一点的。

    终于虞曦开始受不了了,或许是因为空气中香气的原因,她靠着木柱子,睡着了。

    苏薇侧头,发现那个娇小的女娃靠着柱子睡着了,偶尔还有轻微的呼噜。

    眼神柔和地滴出水来,她向空中一挥,弹出一道金纹,金纹迅速扩大,直至整片菊海。

    忽然,从菊花中升起阵阵雾气,雾气慢慢地往菊院聚拢,又慢慢地凝聚成一个高大的身影。

    呵!好家伙,原来是一头成年的公鹿,足足有一丈高。

    金色的巨角彰显着主人的威武,它傲慢地走进主屋,碧绿的大眼好奇地盯着娇小的虞曦。

    一会儿看了看正在努力的苏薇姐姐,一会儿又盯着站着睡觉的小女娃。

    站着睡觉总是那么的不安全,虞曦一瞬间面朝大地倒下。

    公鹿瞬间叼起虞曦的衣领,看了一眼没反应的苏薇姐姐,飞快地消失在绣房里。

    它粗鲁地将虞曦甩在了西厢房的床上,转眼便消失在黑夜里。

    次日,虞曦从熟睡中醒来,突然断片的记忆,让她顿感羞愧。赶紧整理衣裙,向师祖叔赔罪。

    主厅里一袭白衣,优雅地煮茶,一举一动优雅到极致,一瞬间虞曦以为看到了秦国的太皇太后。

    “弟子和曦前来赔罪。”

    “无罪,是本座礼数不周。”

    苏薇将手中的储物手镯褪下,拉起虞曦的手,戴上。

    “这是给你的见面礼,请别怪我昨日礼数不周。”

    苏薇温婉的脸上,那双如碧波般清澈的眼神注视着虞曦。嘴角的弧度似月牙般完美,或许,这就是仙女的微笑。

    虞曦红着脸,窘迫地摇头。

    “呵呵呵,你果然和光恒说的一样。”

    苏薇眼神更加柔和。

    “走吧!既然你师傅将你交给我,那我便好好地教导你。”

    虞曦被纤细有力的手牵着,来到了菊海。

    苏薇抬手将一个阵盘抛出,阵盘在花海里旋转,地上的鲜花犹如生命一般,随着阵盘舞动,变换着位置。

    虞曦如痴如醉地看着鲜花与阳光的共舞,她仿佛感受到菊花的喜悦与感激。

    “从今以后,每日辰时开始两个时辰,你坐在阵眼上修炼。其余的时间便来绣房。”

    “是,师祖叔。”

    虞曦马上回神过来,当即走到阵眼上,打坐修行。

    坐在阵上,元心决熟练地运转,浓郁的木灵气争先恐后地开拓经脉。

    阵阵的菊香具有醒脑提神的作用,在修炼的同时,神识也逐渐增长。

    脖子上的琥珀更加欢喜,就好像饥饿的孩童,贪婪地吸收着菊海里的木灵气。

    一瞬间,苏薇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元神气息,虽然只有一瞬,但她很明显能够感觉到,那是一只神兽的气息!

    当即,让菊海的阵法加强了三倍。

    希望这气息别泄露地太远,但是神兽注定是神兽,虽然只有一瞬,但绝对是千里之外了。

    苏薇叹气,秀气的眉毛皱起来。这是缘分吗?这两对师徒绝对是麻烦综合体。

    就在千里之外的虞家。

    “查。派出所有能动的人给我查!”

    黑衣男子努力克制自己的激动。

    “是!”

    玄衣男子也非常激动。

    “大哥,你确定吗?真的是它苏醒了?”

    “这气息绝对没有错!”

    黑衣男子青劲爆起的手,紧紧地握住椅柄上。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