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问心问道 > 第八章 刘光恒番外(一)

第八章 刘光恒番外(一)

    刘光恒看着小小坚强的背影,欣慰地飞身离去。

    他站在三清谷的入口,看着满地的荒草,丝毫不见昨日的华丽堂皇。

    这里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荒芜起来的呢?

    记起来了!

    就是从两百四十多年前开始的。

    那时候的他年少轻狂,自认为是年轻一辈的金丹第一人。

    为了博取心悦女子的青睐,不知天高地厚地擅闯屠仙塔。

    当时他挑战屠仙塔第五层,诛杀镇塔之兽朱雀。不小心触动隐藏的阵法,将朱雀放出来了。

    朱雀得了自由,四处祸害,滥杀无辜,手段残忍。

    朱雀是上古神兽,对于被封印于屠仙塔一事,怀恨在心。一路上吞噬一切所能吞噬的,以强大自我。

    如此狂妄的姿态,朱雀修为大增。

    惊动了玄鸿界的各大宗派。

    各宗派化神期的仙人们纷纷闻声而动,各显神通。

    可是朱雀不愧是上古神兽,虽然没有完全进化到全盛时期,可是血脉里亘古不变的强大,让这些上位者一时间毫无对策。

    仙人们纷纷开始对泰元宗施压,要求肇事者做出相对应的处事态度。

    刚刚突破为元婴后期的师尊倾尽所有保全了他和宗门,并且献出了一个计划。

    以自身作为诱饵,将朱雀引至冰川大峡谷。峡谷内设下九转困龙阵,困住朱雀。

    困住朱雀的同时,也困住了师尊。

    当时他怎么做来着?

    啊,对了!

    当时的他愤怒仇世,觉得所有人都欺负他们泰元宗,觉得他们落井下石。整日喊着一人做事一人当!

    最后被苏薇师叔打晕,困在三清谷。

    等他出来之后,所有的一切都尘埃落定。

    要不是师尊的魂灯还亮着,估计他早已迷失在自责之中了。

    他曾经几次想要跑到冰川大峡谷,将师尊救出来,可是根本连谷口都进不去。

    他没办法面对宗门,没办法原谅自己。

    从此的他蹉跎了岁月,修为停滞于金丹后期,无法化婴。

    这一晃便是百年,直至苏薇师叔说,她推算出能解救师尊的有缘人出现在世俗界的秦唐观。

    他才为之振奋,决心要将有缘人找出来,解救师尊。

    师尊为了他,自愿申请为守谷人,以盖住众人的悠悠之口。

    当时师尊的用心良苦,他现在能够理解了。因为宗门是家,而他是家人。

    他将两个特制的传音符放出去。

    不久后便收到回应。

    不再犹豫,转身进入了三清殿,布置阵法,备好丹药,一大药鼎药水。

    他坐在鼎里,药水冲刷着皮肤,火辣辣的。

    他解开了第一道自身修为的封印。

    周围浓郁的灵气犹如洪水,冲刷着他枯河的经脉,一时间身体内经脉全毁。

    药水同时也发挥着他巨大的作用,不断地催生重组所有的经脉,让封印百年之久的经脉扩大了原来的十倍之大。

    炼气八期,炼气九期,炼气十期一路上修为上涨势如破竹,直至筑基巅峰期才停下。

    原来白发苍苍的老年样子已经变成了英俊的中年男子。

    刘光恒一口将准备好的丹药吞下。借着药力一鼓作气将第二道封印解开。

    豆大的汗珠不断地滑落药水里,只见他青筋爆起,眉头紧皱。

    “啪”一声响起,原来法器涟钢鼎被他徒手掰掉一块。

    鼎里的药水已经变成了黑色的杂质,血和碎肉屑。

    “呼~”刘光恒呼出一口气,终于恢复修为了,灵气在身体与周围自动流转的感觉真舒服。

    当再一次出现在人前的刘光恒已经是英俊潇洒的青年人了,可是认识的人都发现,那双眼睛不再是清澈灵动了。

    那是犹如湖水般沉静的眼睛。

    掌门欣慰地看着师弟在心境上的成长,离结婴又进一步了。

    “去看看苏薇师叔吧!”掌门停顿了一下,他们的之间的事他都清楚,当时他也有责任。

    如果当时他能及时出手斩杀那个妖女便好了,掌门低垂的眼眸隐藏着杀意,还好在师弟回来之前已经解决了。

    刘光恒站在主峰的最南边,一座院子前。

    红的砖,绿的窗棂,白的栏杆,淡黄的瓦,一切都显得那么温馨。

    院当中砌着个花坛,上面陈放着十几种盛开的火焰纹菊花。那是师尊最喜欢的灵植,每日早上都要摘一朵泡茶喝。

    也是他最不喜欢喝的茶,因为那种浓烈的火灵气在体内乱闯的滋味不好受,偏偏师尊最爱。

    花坛旁那棵一丈多高的红海棠树,枝条被修剪得疏密适度,整个庭院更显得古朴、静谧。

    只有当阵阵清风吹拂,从火焰纹菊花和海棠树上落下的枯叶在地上沙沙作响时,才偶尔划破院中的沉寂。

    刘光恒站了许久,待他想转身离开时,一道白色的身影出现在眼前。

    “回来了?百年未见,成长了~”苏薇慈爱地看着眼前的小伙子。

    “师叔。”刘光恒眼眸闪烁着懊悔的泪光。

    “无碍,你师尊他还好,只是被困在冰川而已,总有一天我们会见面的。”

    “……”刘光恒不知道该说什么。

    如果不是因为他,苏薇师叔和师尊早就能结为道侣了。

    师叔总是会安慰他,其实当年和朱雀交手,没有谁比他更了解朱雀了。

    朱雀她阴险狡诈,魅惑心灵,擅长设局,一环接一环。

    虽然师尊的魂灯是亮的,可是他也担心也害怕,害怕朱雀使用了什么卑鄙的手段对付师尊。

    “去一趟世俗界,看你样子收获颇大的。嗯,不错,马上就能结婴了。对了,听说你还收了一个徒弟?呵呵呵,当年的泼猴也长大了!”

    苏薇抬起纤细的手捂着嘴,秀气地笑着。

    “师叔,不要再提小时候的事情了,我都已经三百岁了!”

    刘光恒梗着脖子红着脸反抗着。

    “呵呵呵,好好好!一定不会在你徒儿跟前乱说话。”

    苏薇灿烂的眼眸笑意盈盈。

    她看着眼前低着头红着脸的小伙子,就好像回到了那个有他的从前。

    那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捉弄师兄,被师兄罚着手挤火焰纹菊花的汁。

    少年一边哭鼻子,一边低着头赌气地挤着汁液,满身都被火灵气烧得通红。

    师徒俩都是硬脾气得很呢。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