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问心问道 > 第五章 成道

第五章 成道

    虞曦仿佛听到了打斗的声音。

    紧接着一股强大的冲力将她掀翻,她无法控制自己,连续在地上翻了几个跟斗。

    她猛地睁开眼睛,似乎不肯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是什么鬼?

    一个巨大的丑陋的蟾蜍!

    虞曦死死地咬住下唇,忍住了发自内心的恐惧尖叫。

    “你傻啊!快跑啊!蠢货!”

    她也想啊!可是,她根本就动不了了!

    忽的一阵风从身边刮过,顺便带走了她。⊙▽⊙

    “你怎么回事啊?蠢蠢地站在那里,那是一阶异种黄金蟾蜍!不要命了是吧!哎呀!蠢死了&@&@&@&@&@&@”

    虞曦呆呆地看着眼前的男子,抓着自己的手,哔哩吧啦的教训自己。

    那是一双健美的手,除了像父亲一样的刘道者之外,第一个碰到她的男子的手。

    虞曦下意识的一把拨开那只手,正想呵斥:“无礼!”

    一阵天旋地转,她从空中掉下去了!

    “啊啊啊啊啊……救命啊……”虞曦终于放开嗓子大喊。

    “哎呀,我滴个娘的乖乖!怎么会有这么蠢的人呢?”男子欲哭无泪。

    “啊啊啊啊啊……”音调继续上扬。

    “你就省点力气吧!我滴个乖乖!”男子一脸看屎一样的表情看着虞曦。

    “嗝……”虞曦捂着嘴,红着脸,发现自己已经站在地上了。

    “莫要给我装死,去那边放哨。我布阵!”

    “是!”虞曦腿软,巍颤颤地走在一边,四处警惕观望。

    男子以地为阵盘,以手为笔,在地上写着复杂而又深奥的字符。

    虞曦觉得那字符就好像有生命一样,好像在诉说着什么,不知不觉她便看得着迷。

    它们在说什么?它们好像很着急?它们好像想要离开?

    “啊呀!你这个疯女人,你怎么没发现它追来了?”男子一急,阵中的字符忽然散了。

    “可恶??!”

    “叮……”男子将手中仅存的阵盘抛出,将妖兽困在阵中。

    一阶异种黄金蟾蜍的体液将四周腐蚀得漆黑一片。嘴里的长舌不断地鞭打在阵上。

    虞曦一边跑,一边看着男子不断地设计各种简易的阵法。突然觉得羞愧难当,因为自己好像什么忙都帮不上。

    “啪!”“轰隆!”

    随着阵盘的碎裂,妖兽追来了!男子的阵法在它面前犹如薄纸。

    一阵腐臭的味道传来,妖兽巨大的舌头想要将落在最后最弱的虞曦卷走。

    虞曦身上发出一阵巨大的光芒,将舌头弹回去了。

    男子吃惊地看了一眼虞曦,低垂的眼眸里掩饰着贪婪。

    虞曦一阵惊喜,从怀里掏出一个镜子?一脸疑惑,这是谁的?

    “雷木镜!”男子一脸惊喜。

    “太好了,有了这面镜子我们就能得救了!曦儿!快激发雷木镜,对准它,我为你护法。”

    虞曦虽然觉得奇怪,为何男子居然叫她曦儿。但是也知道眼前最重要是灭杀妖兽。

    她将灵气灌入雷木镜,雷木镜发出耀眼的白光,伴随着轰隆的雷声。

    虞曦将雷木镜对准巨大蟾蜍,一道闪电向蟾蜍击去。

    蟾蜍突然痛得连连后退,身上被击中的地方缺了一块肉,绿色的血喷涌而出。

    虞曦一喜,真厉害!她继续将灵气灌入雷木镜,她将雷木镜对准蟾蜍的眼睛。

    一道闪电之后,果然蟾蜍已经奄奄一息地倒在一旁。

    虞曦也觉得身上沉重不已,浑身没力。这是怎么了?

    “曦儿,你没事吧!”男子一脸紧张地靠近。

    “没事,就是觉得浑身没力。”咦,这声音不是自己的声音?

    虞曦刚想将许多问题提出。结果身上一痛。

    她呆呆地看着插入心脏的一把短剑,再一脸疑惑地看着男子。

    “别怪我,只是我缺一个法器。”男子理所当然地解释。

    “你怎么能,杀我!”虞曦愤怒,因为缺法器就能随便杀人了吗?

    “死人,才能让我更放心!”

    “卑鄙!”虞曦愤怒地将身上唯一的灵气灌入雷木镜,对准男子。

    “别浪费力气了。”男子轻蔑一笑。

    虞曦惊恐的发现自己的灵气慢慢地流失,消散了。

    “就在你作战的时候,我就下了点散灵粉。嘻嘻。”

    “消失吧!”男子拿出一张黄纸,往她身上一丢,黄纸变成一团炙热的火。

    那一团火点燃了女子的身体,同时也点燃了虞曦的愤怒与无力。

    等热浪褪去之后,虞曦发现自己回到了古树前,可是无论她如何呼唤,古树依旧是一颗普通的树而已,仿佛之前所有的都是幻境。

    虞曦又踏上了问心路。

    她开始疑惑了,自己是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而修道的吗?

    可是如果修了道依旧无法改变自己命运的时候,自己的道是否也就不存在了?

    就好像是幻境里一样,逃不过背叛,逃不过杀人夺宝的命运。

    她停下脚步,看着天空,白云与风在嘻戏。

    “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处从人之所恶,故几于道。”

    “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勤善时,夫唯不争,故无忧。”

    她为何而忧?

    她忧心于能否入宗门;她忧心于能否掌握自己命运;她忧心于修士界是否也是俗界;她忧心于危险的未来。

    “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处从人之所恶,故几于道。”

    水不争,所以为己道。

    吾不畏,不畏将来,不畏危险。

    吾不悔,不悔过去,不悔选择。

    吾不恶,不做恶,不纵容作恶。

    此是吾之道。

    虞曦心如明镜。

    她大步大步的迈向属于自己的未来,即便未来会遇到很多危险,很多背叛,很多挫折。

    可是,她不畏,不悔,不恶!

    她有她的道相依,她与道共存。

    就在此时,原来一望无尽的阶梯忽然变成了一道门。

    那是一扇五间占地的大门,上面盖着圆桶琉璃瓦的屋脊,阳光下闪闪发亮,门栏窗槅皆推光朱漆,门口玉石台阶,雕凿出祥鸟瑞花纹样,两边高墙随了地势一路围砌下去,门楣上黑底金漆“泰元宗”三个大字,气势夺人。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