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衣手遮天 > 第八十六章 小小惩治

第八十六章 小小惩治

    谢家人原本就不是讲究的,整个厨上只有一个大厨。

    平日里不宴客倒是也不觉得人手少,这一股脑儿的来了大人物,那膀大腰圆的厨娘,忙得那叫一个手忙脚乱的。她将手中的菜刀一搁,嚷嚷道,“又点菜?适才已经点了八宝鸭,上汤菜,小珍驴肉,咋还要丸子……京城的贵人,都吃得这么多吗?”

    她说着,抬起了头,一瞧是谢景衣,立即慌乱起来,“原来是三娘子,小妇人唐突了。”

    谢景衣瞅着她宛若水桶的腰身,深深的觉得,她不应该自称小妇人,应该自称大妇人。

    “嬷嬷别慌,按照你平日的来便是。正好也让侯爷尝尝嬷嬷最拿手的劲道丸子。”

    胖厨娘被她这么一夸,有些羞涩起来,“我做的那丸子,也就三娘子你爱吃。侯爷也吃得下去?”

    谢景衣眨了眨眼睛,“那可是侯爷,什么山珍海味没有吃过,吃点稀罕的,方才觉得野趣呢!”

    厨娘受了鼓舞,将手中的鸭子一搁,转身便去捣鼓丸子去了。

    谢景衣笑了笑,又将手背在身后,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

    不一会儿功夫,便到了用膳的时候。

    谢景衣端着丸子进门的时候,屋子里气氛怪异得很,永平侯换了一件纯白镶金边的长衫,手中拿着一把折扇,像是一个包子坐在了馒头堆里,颇有些格格不入。

    他身边一左一右,坐着谢保林同刚刚赶回来的谢景泽。

    谢景衣端了那丸子汤上来,先是给永平侯一碗,然后又给其他人布了,方才寻了个最下手的位置,坐了下来。

    “哎呀,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我最喜欢的便是肉丸子了。”永平侯一瞧,将那折扇收了,拿起勺子便舀了一个往嘴里塞。

    他是长辈,又是客人,他不动筷,桌上无人动,待他一动,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拿起勺子呼噜起来。

    这丸子才一入口,谢景音便小脸一黑,控诉的看向了谢景衣。

    谢家府上,最让小娘子头秃的一道菜是什么?那就非这肉丸子莫属了。

    永平侯一丸入喉,眼睛一亮,赞道,“委实鲜美!”

    可过了一会儿,他的神色便变得古怪起来,又过了一会儿,眼睛开始四处乱瞅着,再过了一会儿,已经开始麻木的咀嚼着了。

    这他娘的是肉丸子吗?这是猫鼠用来磨牙的木头渣子吧,怎么嚼都嚼不烂,老牙都快要崩掉了啊!

    若是在府中,他一早便吐了出来破口大骂了。

    谢景衣愉快的鼓着腮帮子,偷偷的瞅着永平侯的窘境,心中乐开了花,不一会儿功夫,便将自己碗里的丸子吃了个精光。

    一旁的谢景音瞧着牙疼的撇过头去,我的天,今日谢老三是有多不愉快,又叫厨上做了这种报复全家的丸子上来!

    若说她最讨厌的吃食是什么,绝对就是这丸子了,除了谢景衣那整齐的钢牙,不管谁来吃,都嚼到崩溃,这也就罢了,它还粘牙……粘牙到你恨不得当众拿出一根牙签子,拼命的剔牙齿的地步……

    简直是难登大雅之堂!吃过之后脸都要嚼胖一圈,爱美的小娘子绝对不能碰的存在……

    谢景音看着自己碗里的三个肉丸子,默默的喝了一口汤,她宁愿去啃豌豆,也不愿意吃这个!

    永平侯实在是嚼不动了,狠了狠心,将那丸子囫囵的吞了下去,梗到心慌,他白眼一翻,端起汤咕噜了一口,发出了巨大的响声,有些讪讪的将那汤一搁,方才松了口气。

    可这一闲下来,又觉得牙齿哪哪都不舒服了……

    “先前祖父说我肖您,我还不信,如今却是信了。大多数人吃丸子,都喜欢软趴趴的,也就是我同祖父,喜欢这种劲道的。厨上做了好些,待祖父用完了,景衣再给你盛一碗。”

    永平侯一脸宛若便秘,想要张口说话,却又想着自己的牙上怕不是卡了好些肉,怕一张嘴出了丑,只得微微的摇了摇头。

    谢景衣头也没有抬,欣喜的说道,“我就知道祖父喜欢,等会儿我去厨上学了,日后常做给祖父吃。”

    永平侯一梗,你小小年纪,眼睛就瞎了么?怎么不根据事实,就自说自话啊!老子的头都要摇掉了啊,何时说了喜欢吃?

    谢景衣也不穷追猛打,又笑眯眯的给桌上的人布起菜来。

    永平侯不张嘴说话,原本就不知道该说什么的谢家人,也就乖觉的闭了嘴,只当贵人都有食不言寝不语的癖好,更何况,也没有几个人,有谢景衣这么厚的脸皮,直接祖父就叫上了。

    一时之间,屋子里便是落根针的声音都能够听到。

    突然之间,只听得咕噜噜的一声巨响,永平侯老脸一红,有些坐立不安起来。

    谢景衣一脸关切的看了过去,“祖父可是胃肠不适?初来南地的人,多半都会不服水土,可需唤郎中来?”

    永平侯咳了咳,又是一阵巨响,他脸色一变,慌忙站了起身,撒丫子朝着门外奔去。

    跟着他来的那些随从们,慌忙追了出去。

    谢景衣跟着站了起身,“方嬷嬷,再去请郎中来吧,你同他说,祖父突然腹泻,叫他直接带药过来,祖父身子金贵,可别出了什么岔子。”

    方嬷嬷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退了出去。

    谢保林同翟氏坐不住,忧心忡忡的也跟了出去。

    谢景衣瞥了一眼永平侯空荡荡的椅子,头回来的那个婆子,还站在那里,眼睛盯着桌上的那碗丸子瞧。

    永平侯只用了一颗,里头还有三颗好好的躺着。

    谢景衣笑了笑,“嬷嬷可是想吃这丸子,祖父不吃了,不若嬷嬷用了吧!”

    那嬷嬷一听,二话不说的端起了碗,咕噜噜生吞了一颗,站了好一会儿,见毫无动静,神色古怪的告辞而去。

    待人都退下去了,谢景音立马扑了过来,“三囡,吓了我一跳,我还以为你给人下了泻药呢,要不他咋突然……噗呲……”

    谢景衣摆了摆手,“胡说什么,你看那嬷嬷吃了,不就好生生的。唉,祖父身子金贵,比常人不适应一些,也是正常之时。阿姐你那丸子还吃不吃,不吃我吃了。”

    谢景音撇了撇嘴,“你快吃,我看着都牙疼。”

    谢景衣又吃了一个丸子,方才擦了擦嘴巴,“走吧,咱们也去探病去,可别让祖父说咱们没有心。”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