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斗战狂潮 > 第二百二十三章 精灵之威

第二百二十三章 精灵之威

    火岩族可是标准的六级文明,宗门里出过好几位天门门徒,连现任的宗主也是天门修武堂出(身shen)。天门序列,对一些没进入过那圈子的人来说或许神秘强大,不敢招惹,可对火岩族来说,他们却是很了解里面的门道,一个地球人,不见得是好事儿。

    原本还在议论纷纷的天宝街顿时就安静了下来,原以为万事儿抬出天门序列的王重就可以了,可没想到人家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执法队……”玛格索硬着头皮,可话才刚刚开口就已经被对方掐灭。

    “怎么,需要我们重演一次蠡(阴yin)宗和你们天宝街的把戏吗?”火岩头领不屑一顾,冷冰冰的说道:“我丑话说在前面,这事儿咱们要是私下解决,一个月一千银星咱们照旧。可要是你们非((逼bi)bi)我和你们玩几场执法游戏,那可就远远不是这个数了,毕竟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

    所谓执法游戏,就是钻制度的空子,就像之前蠡(阴yin)宗对付天宝街那样,要么是找替死鬼干掉你们中一些领头的,还不服就依次杀下去,拿些手下喽的命来换命,看你们能撑多久。要么就是找些人把街头街尾一堵,你天宝街做不了生意,执法队也不会去管人家自由的站在大街上,律法中就没有这一条执法规矩。一句话,这种宗门势力真要想和一堆普通商贩玩,那你是肯定玩不过的。

    不是星盟没办法制定更完善的律法去限制这种(情qing)况,说白了,星盟默认各大势力划地成圈,其实就是默认了这样的规则存在,有什么样的实力你占什么样的地盘,这是星盟之外的另一层剥削,毕竟主持星盟的高等文明吃了(肉rou),总得给其他文明一点汤喝吧,不然早都造反了。这种事儿要想指望执法队,在懂规矩的势力面前,那根本就是扯淡。

    整条街此时都安静下来,从老王崛起到离开,这才只过了几个月没沉重剥削负担的好(日ri)子,没想到这么快就要回到老(套tao)路,而且这火岩族明显更狠,一个月一千银星?那可是一个月十万星币,要天宝街这几百户商贩平摊,简直比九荒道还黑!

    “索爷!”

    “索爷干他!”

    宁静的街道中,终于有人忍不住大声喊道,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玛格索,王重不在,天宝街也就只有指望他了。

    “那就按规矩来吧!”

    老索倒是不含糊,虽然能感知到自己和那火岩头领之间存在实力的差距,但逃跑可不是他的风格,此时二话不说,(身shen)上灵气猛然一散,真(身shen)爆涨,体型迅速膨胀,同时一把将前面被烤得快要焦了的老牛扯到了后面。

    他是打定主意要大干一场,只要打斗的动静足够大,很快就会引来执法队的人,虽说只是暂时逃过一劫,那也只能先走一步算一步。

    可他的动作快,火岩头领的动作却更快。

    火法千豪焰之术!

    他大嘴一张,一团无比凝聚的火球如同一颗彗星般喷(射she)而出,根本没有任何闪避的空间和机会,轰的一声便狠狠轰在玛格索的(胸xiong)口。

    砰!

    这火球来得太快,玛格索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瞬间就被冲中!

    强悍的鳄皮防御此时还未完全成型,在这火球的攻击下根本就还没能生起半点抵抗之力就已经被彻底瓦解,巨大的冲击力更是将他直接冲得飞(射she)而起,真(身shen)只在瞬间就被打散,整个人被那火球推着朝后狂栽数百米,沿途留下一条又焦又黑、又宽又长的烧焦痕迹!

    ‘噗’!

    索爷直接几口血就喷了出来,耗尽那火球之力,跪在地上爬不起(身shen)来,总算是皮糙(肉rou)厚,没被秒杀,但(身shen)上那种烧烤味儿已经让他没有再战的想法,在神域,最低的是武力,上一层的是法则之力,雷法之力,火法之力,而这是只有极少数种族才能掌握的,如果对方没有火法之力,他绝对五五开,但现在就是零十了。

    四周的人则更是早已经全都看呆了。

    被他们视为依仗的玛格索竟然被一招秒,要知道,玛格索虽然不算什么虚丹境里的高手,可好歹也是凝丹超过五十年,是有一定战力的,面对(阴yin)蛟那样刚刚迈入虚丹的天才都能一战。

    “索爷索爷!”

    “执法队!执法队在哪里!通知执法队,有人当街斗殴闹事!”

    “才走一个蠡(阴yin)宗,又来?还给不给人活路了?去告他们!”

    玛格索不是一合之敌,可街上那些商贩也不是吓大的,在他们眼里,这些火岩人和之前的蠡(阴yin)宗似乎也没什么区别,而且玛格索在这条街的名声不错,很受尊重,此时回过神来,当即就有不少人冲动的站了出来,缓过劲儿来的老牛更是冲在最前面,过去护住玛格索。

    “不知死活。”看着对面被人扶着的玛格索,以及这满街闹嚷嚷的人群,火岩头领冷笑道:“看来不给你们一点教训,你们是不会老实的了。”

    他左手微微一扬,一个火团已经在他掌心中凝聚,眼睛直接看向旁边一栋刚刚新修起来的三层小楼,新崭崭的,又相对这天宝街其他平房较高:“给你们看个烟花!”

    “不要啊大哥!”不同于其他人的义愤填膺,一个蛤蟆样的妖族看到火岩首领看准的目标,都快崩溃了,痛哭流涕,上次(阴yin)蛟他们打架,打坏的就是他家的楼,这刚刚才修好,又来?那位置的风水到底是有多坏?

    火岩首领哪会管他,此时那火球已经凝形,只见火岩头领手指微一屈弹。

    噌!

    火光(射she)过,刚修好的新小楼瞬间炸开,火光冲天,宛若一道灿烂的烟火。

    噼里啪啦……

    一言不合就直接烧房子,毫不拖泥带水、甚至毫不犹豫,这可比蠡(阴yin)宗父子当初的手段要激烈得多,瞧那架势,要是众人还敢闹,只怕他敢把整条街都给烧光,甚至当街杀人。

    原本还有些冲动的人群也是被生生吓得安静下来,没人敢在这个时候做出头鸟,整条街上只有那小楼着火时燃烧的噼啪声,火岩首领的声音冷冷的传遍全场:“我和蠡(阴yin)宗可不一样,我没什么耐心,也不介意给你们来点更暴力的东西,机会只有一次,你们……”

    话音未落,突见得一片巨大的水幕从空中当空而下,非但将那燃烧的小楼瞬间浇灭,连同火岩首领(身shen)后那些火焰岩人,一个个都被淋得惨叫,这可不是普通的水,带有浓郁的灵气,且灵力层次很高,远远不是那些普通火岩人所能抗衡,(身shen)上的火焰被瞬间扑灭,冒出恐怖的白色蒸汽,惨叫连天。

    这变化来的太快,刚才还满街愤慨的表(情qing),瞬间就变得有点呆滞,不知道又是哪位大神驾到。

    “是谁?报上名来!”火岩首领脸色非常难看,能瞬间调动这么庞大水元素灵力的,难道是天贝族?

    在神域,雷法和火法之力,还是有些种族拥有天然亲和的,但是水法之力比较罕见,最著名的就是天贝族。

    “呸!就凭你也配问本小姐名字?”一个(娇jiao)气中带着几分无礼和愤怒的声音在空中炸响,声音虽然不算大,可却有着一股无比的灵韵,就算是站在街尾处的人都能听个一清二楚。

    一种让人感觉心旷神怡的柔和从天而降,刚刚还因为火岩人的扎堆儿出现而显得(热re)浪腾腾的大街,此时瞬间就变得清凉舒爽了不少,而与此同时,一个(娇jiao)小但却无比耀眼的(身shen)影出现在空中。

    她浑(身shen)都散发着柔和的如同水纹般的光芒,神圣洁净、不染尘埃。俊美精致得如同仙子般的五官,凹凸玲珑犹如魔鬼般的(身shen)材,配上两对透明的薄翼以及那个傲(娇jiao)的表(情qing)……

    “元、元素精灵?!”

    整条街的人瞬间就都有点傻了。

    自己看到了什么?竟然看到了一个元素精灵!这可是传说中的物种,虽然只是作为信使的(身shen)份出现,可任谁都知道那是站在信使金字塔最‘那位大人’,含糊带过。他倒是想直接拉个手下就是(身shen)家(性xing)命的大事儿,绝对不能马虎!”

    妮妮一声冷哼,目光继续转移,看向那边那些被她的天霖之露淋过之后还在惨叫的火岩人们。

    火岩头领顿时就头都大了,恶狠狠的转头盯着那些手下,厉声喝到:“能让仙子帮你们冲个凉,那是你们天大的福气,一个个的鬼哭狼嚎什么?有没有公德心,还堵在那里,街坊们都不用做生意的吗?!滚滚滚,全部都给我马上滚!”

    天宝街宁静了,从这元素精灵出现那一瞬间的惊艳起,到后面火岩头领的神转变,所有人的脑回路就一直没能跟上节奏,简直就是神反转,天大的祸事瞬间化为无形……等等,主人的地盘?天宝街这么大点地儿,来来去去就那么几个人大家相互都熟悉得很,可没听说谁又元素精灵这样的超级信使。

    这小可(爱ai)、小天使不会是转懵头找错地方、认错路了吧?

    不能说破,不能说穿!起码现在是镇住那个火岩首领了,就让这个美丽的误会延续到结束好了,所有人都是心生默契的闭口不语。

    可等到那火岩首领留下满地的赔偿灰溜溜的跑开,老牛等人围上来正准备好心提醒这小迷糊是不是弄错了的时候,妮妮一句话就让所有人都石化了。

    “我主人,王重,让我来送个信。谁是老牛!”妮妮扬着手里的信封,完全没有半点低调的意思,大摇大摆的在人群中就嚷开了。

    王、王重?主人?元素精灵?

    满街石化中的人瞬间就明白了,原来这可不是什么美丽的误会,而是牛((逼bi)bi)大发了啊!

    老牛红着脸、憋着劲儿,(身shen)子都在颤抖,被人推攘着走到妮妮(身shen)旁,一边的玛格索则更是有点感慨。

    又被王重救了……不过,都记得王重好像是揣着一千银星去的天门吧?那点钱,就能买得起元素精灵当信使?老牛和玛格索就算再也没有见识,也知道这肯定是不可能的事儿,果然,王重这样的人物,在天宝街的时候就不是他们所能揣度的异类,让他们开始有了未来前途不可限量的感觉。可也没想到才短短一个月,就已经感觉到距离已经越来越远了。

    把信递到老牛的手里,妮妮的任务就算完成了,她可不是还要把药材送回去的搬运工,只是负责送信而已。

    尽管老王有说过老牛和天宝街众人都是他的好朋友,让妮妮不要无礼,可这妮子最多也就是不对他们‘无礼’而已,要让她开口和这群人说话聊天(套tao)(套tao)近乎什么的,那可就是强人所难了。

    信一递过手,妮妮冲老牛微微点了点头,直接就转(身shen),两扇薄翅微微一振,眨眼间就已经从天宝街消失无踪。

    等这震慑全场的存在离开,那满街的死寂才缓缓回温。

    “元、元素精灵啊,我的天,我竟然亲眼见到一只……”

    “哇,难道进了天门就可以收元素精灵?”

    “你懂个(屁pi)!那是我们重爷够牛((逼bi)bi)!换个人你试试?不给你打出屎来!”

    “就是!刚才那个什么火岩人头领,你看他看到元素精灵时那副傻样,差点吓尿!”

    “重爷简直无敌了!”

    四周飞快的就已经陷入了(热re)议和疯狂,王重越牛((逼bi)bi),他们越安稳,平时想吹都找不到地方和事儿来吹呢,何况是现在看到了元素精灵,还认王重为主人,哪有不激动疯狂、胡吹海吹的道理?

    “大家安静!安静!”老牛也是有点激动,刚才直接就在人群中拆开信封看了一遍,等醒过神来想要藏着已经迟了,好在信里倒是并没有什么隐秘的话题,反倒有王重对天宝街街坊的几句问候话:“重爷在信里让我代他向街坊们问好!”

    刚刚安静下来的人群瞬间就尿了。

    瞧瞧,这就是重爷,这就是交(情qing)!你几时见过那些高高在上的保护者,向被保护者问好的?

    “重爷真(性xing)(情qing)中人,竟然百忙中还记得我等!”有人激动得痛哭。

    “上次是哪个傻((逼bi)bi)在街上说重爷走了之后就人走茶凉的?给老子滚出来!老子两巴掌煽死你!”

    四周瞬间群(情qing)激动,各种歌功颂德、阿谀之词不绝于耳,只因为老王信里随口的一句问候,整条街都彻底的沸腾了起来。

    信里交代的其他事儿,老牛就没有四处宣扬了,虽说给王重凑丹药材料是整条街的事儿,那是当初大家签订保护合同时的附加条款,可玛格索刚刚才拿到一万银星的赔偿,都没往怀里揣,直接就扔给了老牛,应付王重要买的那些九品丹材料已经足够,倒是不用再麻烦街坊们慢慢去凑了。

    重要声明:小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