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若安年 > 125 同道

125 同道

    什么脱颖而出,甚至魁首什么的,裴锦箬却是半点儿不关心的。

    她虽然已够努力了,可毕竟起步晚,如今焦头烂额,哪怕临时抱佛脚,也只是希望届时成绩不要太难看的好。

    博文馆的年底检验乃是积分制,每人必须挑选三个科目来参加。每科的先生出题,当场作答,现场评判,前三甲分别多少分,余下各名又是多少分,都是一早便定下的,最后三科分数叠加,便是第一轮的成绩。

    至于第二轮,则不是人人都须参加,那便是魁首之夺了。

    赛制便要灵活多样许多。竞争者之间,可相互挑战,发起挑战之人,可定下比赛的项目,而对方若是应战,则可定下比试规则,这一轮中胜者的分数便与第一轮一甲头名的分数一样了,所以,有野心想要竞逐魁首的人,都不会放过。何况,到了这时,那是真正的藏龙卧虎,高手如云,也因而,最是精彩纷呈的时候。

    第一轮检验,大多数的人,都会选取自己在行的科目。

    而裴锦箬为了稳妥起见,便选了书、数、琴三科。

    术数因着是冷僻科目,裴锦箬倒算得是个中佼佼,得了个第二,让人意外的是,得了头名的,居然是季舒玄。

    陈老夫子很是惊讶,毕竟……季舒玄自从入博文馆以来,实在是算不得努力,就算是后来好像醒悟过来了,术数一科也不见他怎么花工夫。如今这个成绩,要么,就是他果真天分非常,要么,便是他之前一直藏拙。

    陈老夫子倒是不怎么在意,如今,突然多了天赋非常的学生,还一来就是俩,他只怕做梦都要笑醒了。

    反倒是季舒玄见到裴锦箬时有些不好意思,“对不住了,抢了你头名之位。”

    裴锦箬哪里会在意,笑道,“这有什么?各凭实力罢了,我倒是不知道,你居然于数之一道,也这般精通。往后,我们倒可以切磋一二。”裴锦箬如今对术数还真有些兴趣,得空时,偶尔会请陈老夫子出些题目,越刁钻越好,专心解题之时,只觉得烦恼尽去,若是难题能得解,那一刹那的欢悦更是如清泉涤心,妙不可言。

    她如今看季舒玄,还生出了两分同道之人的感觉来。

    季舒玄见她果真是半点儿不介意的样子,这才长舒一口气,真正开怀起来。他是卯足了劲儿要争得魁首之位,但若是因此惹得她不快了,那岂不是得不偿失?

    如今,见她这个态度,他之后便也更能放开手脚了。

    裴锦箬自然是对他这些心思全然不知,只是想着术数一科,虽未能得到头名,不过第二名的分数也不错,至少能抵得过她从前两科,甚至三科的分数了。接下来的两科,她就放松了许多。

    书,她自是不可能用那手与燕崇一般无二的字体,徒惹麻烦。中规中矩一手簪花小楷,自是算不得出挑,至少比不得卢月龄的灵动,袁清洛的飘逸,还有不少的男子,一手馆阁体也是写得出彩,最后能够得个中评,裴锦箬已是心满意足了。

    更别说琴科了,她虽然已算得努力,但技艺,终不是一蹴而就的,最后的结果也是差强人意。

    但裴锦箬已很是心满意足,其他人也是感叹,这几个月的时间,裴锦箬的进步还真是大,至少,已与从前那蠢钝如猪的模样,判若两人了。

    到此,裴锦箬就是彻底放松了下来,她的年底检验已是圆满了,第二轮比试自是没她什么事儿的,她只需到时瞧瞧热闹便是。

    第一轮检验结束时,恰恰正是腊八。

    裴府一早便备下了腊八粥,裴锦箬兄妹、姐弟几个为表孝心,全都聚在了春晖院中,陪裴老太太一道过节。

    裴世钦亦是早早下衙,便过来了。

    一家子围坐在春晖院烧了地龙、火墙,温暖如春的花厅内,一边喝着腊八粥,一边说些闲话,倒也是其乐融融。

    尤其是裴世钦,如今仕途平顺,几个儿女又是争气,就是裴锦箬今年在博文馆年底检验中也进步不小,可见,她是如她之前承诺的那般努力了不少,裴世钦自是高兴。

    甚至让人拿了酒来,与几个儿子喝将起来,只裴锦栋和裴锦芸兄妹二人,只来应了个景,便匆匆而去。说是今日过节,他们兄妹二人想去看望孟姨娘,还请老太太怜他们一番孝心,准允放行。

    裴老太太神色虽淡了些,却也懒得看他们在眼前,便准了。

    谁知,这边才在一家子其乐融融,那边,裴锦栋却是疾步而来,一进门,便是“扑通”一声,跪倒在当前。

    “父亲!姨娘不怎么对劲,还请父亲开恩,请个大夫来瞧瞧啊!”

    他突如其来这么一出,屋内温馨和乐的氛围便不由得一僵,裴世钦片刻后,才皱眉道,“你姨娘怎么了?”

    “儿子和芸姐儿去了品秀阁,谁知才不过这么些时日,姨娘人瘦得脱了形不说,更是有些神志不清的模样,竟是连儿子与芸姐儿也认不得了,也不知道这样的情形已经有多久了,为何我们都未曾听过只字片语?伺候她的那些下人们,没有贴心的,姨娘也不知遭了什么罪。”

    这话,就是直指裴老太太了,毕竟,品秀阁被严密看管了起来,上上下下伺候的人,都是裴老太太一手安排的,如今,出了事儿,裴锦栋自然是矛头直指裴老太太。

    何况,若非裴老太太,他姨娘也不可能那么轻易便失了势,还等着一月期限一到,便要被送到城外庄子上。

    裴锦栋的心里未尝没有怨气,今日,便是彻底爆发了出来。

    裴老太太皱了皱眉,“栋哥儿这是什么意思?莫不是说,你家姨娘如今这般,都是被我这老婆子害的?是!你姨娘是病了,前几日,他们便已报到了我处,我也与你们父亲说了,只是他公务繁忙,没有去看。不过,我有请大夫来给她看诊。她如今还在小月子里,又是个心思重的,能不病吗?”

    裴世钦点了点头,“是啊!这件事,你祖母是与我说过的,大夫也来瞧过,都说,让她放宽心,好生养着便是。”

    “可姨娘如今却是病得深沉了,还请父亲垂怜,再去请个大夫来瞧瞧吧!”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