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不良人 > 第七章 满城红袖招(1/2)

看着苏大为跟着一众唐军精骑远去。

围观的胡商和百姓一时议论纷纷。

那些跪在城门口的城门吏,第一次感觉自己受到了冷落。

往常他们在这些胡商和百姓眼里,就是一等一的大爷,但是此刻,居然无人关注。

幸好没人关注!

也就没人注意到他们的狼狈。

市署老吏在其他人的搀扶下,抖抖擞擞的战起来。

那些城门吏,武候也跟着从跪地改为站起身,向着老吏诉苦道:“西老,你这次可把我们害惨了!”

“嘘,我怎么知道他……他居然是军中贵人!”

老吏艰难的吞咽了一下口水,左右张望一圈,压低声音道:“莫要声张,你看他连牛七郎都没杀,怎么会为难我们这样的人?”

“说得也是,贵人犯不着去和蝼蚁一般计较。”

听得老吏如此说,众人方才松了口气,拍着胸脯暗感庆幸。

“咳,我现在还觉得后脖颈一阵发凉,你们看看,汗毛都立起来了。”

“谁说不是呢?当真是鬼门关前走了一遭!”

“以后眼睛可得放亮一点,别再冲撞了贵人……”

“呸,像苏大为总管这样的贵人,满长安又有几个?咱们这辈子能遇见一次,已是祖上烧高香了!”

众城门吏你一言我一语说着,语速极快。

人在紧张焦虑时,都喜欢逼叨逼叨。

这是一冲减压。

“散开,都散开,现在还是当值时间……就,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都回到自己位置上去。”

老吏众冲人喊了一嗓子,咳嗽几声,扯了扯衣袖,挺了挺胸脯。

踱步到城门一侧,冲那些犹自围观,指着唐骑驰去方向指指点点的胡商扯起脖子骂道:“贼特么的,还进不进城?不想去西市的就继续看,误了时辰,后果自付。”

谁知他这声,不但没能令胡商们乖乖过来排队勘验凭证,反而是一阵轰笑。

那些胡人说的也不知是波斯语还是大食语,向着城门这边指指点点,又指向苏大为去的方向。

不用猜也知道,他们还在兴奋的谈论着方才的事。

对这些胡商来说,当真是大开眼界了。

平日里他们能接触最高的官,也就是市署官员。

不客气的说,这些署吏在胡人面前,一个个眼高于顶,鼻孔都翘上天了。

在胡人面前做威做福,如土皇帝一般。

谁能想到,一转眼的功夫,他们居然会在城门前跪倒一片,疯狂的朝着那个唐人磕头。

这岂非是说,方才那个肤色黝黑,身材高大的唐人,是比武候、市署吏还要厉害的官员?

也不知究竟是怎样的贵人。

大部份胡商,对大唐军方现在情况不是那么了解,唐语也欠佳。

直到现在,还没完全弄清苏大为身份的大有人在。

一时之间,对苏大为身份的猜测,成为了他们口中最感兴趣的话题。

“我看你们是不想入城了!生意还做不做了?钱还赚不赚了!”

老吏厉声喊着,用唐语和栗特语、突厥语各喊了一遍。

那些胡商这才心不甘情不愿,渐次停下议论。

牵着骆驼队,一步三回头,意犹未尽,磨磨蹭蹭的重新到城门前排队,等候入城。

嘶~

牛七郎摸着自己肿胀如猪头的脸。

不由倒吸了口凉气。

好疼啊!

贼你妈,连牙都掉了两颗。

另一边腮帮子里,后槽牙也松了。

他满心郁闷,不过看到魏三郎手按横刀,笔直的站在那里,眺望着苏大为远去的方向,一动不动。

他的心情突然又好了起来。

嘿,全大唐,得罪了苏总管,还能活着的人,就老子一个吧?

大难不死,洪福齐天!

手捂着腮帮子,一笑,牵动痛处,又换作嗷嗷杀猪惨叫。

一边笑,一边叫着,挨摸到魏三郎身边,他看了看,壮起胆子道:“三郎,你怎么还站在这里?人都走了,你恁得像个望夫石一样。”

魏三郎按着横刀的手微微一紧。

回头看了他一眼。

目光里一片冰冷。

看了牛七郎一眼,他也不说话,转身大步离开。

牛七郎回头看了一眼城门口的武候,一跺脚,转身向魏三郎追去。

“三郎,哎三郎,你方才那么捧苏总管,他怎么不带你走?”

“再废话一句,信不信老子割下你的狗头!”

魏三郎突然回头,一把抓住追上来的牛七的衣襟,恶狠狠的道。

“不信。”

牛七郎嘴角一抽,又变作杀猪般的惨叫:“哎呦,我的脸……疼!”

“你还知道疼!”

魏三郎狠狠将他推开:“知道疼就离远点。”

“嘿嘿,三郎,别走,别走啊,我知道,你方才其实是为了救我。”

牛七郎捧着脸颊,屁颠屁颠的跟在他后面。

一边追,一边厚颜无耻的道:“咱们怎么说都是同乡,一起扛过枪嘛,我还不知道你嘛,方才你若不是那样做,只怕苏总管真的要斩了我。”

“我方才就应该一刀割断你的喉咙,省得你这般聒躁。”

魏三郎只觉得自己额头青筋暴跳。

好想砍人。

若不是苏总管说了,手里的横刀只用来杀敌,不能用来杀猪。

现在就想一刀结果了这蠢货。

“三郎,别这么说,别这么无情嘛……”

牛七郎生得虽粗胚,一脸燕髯,跟个胡人似的。

但是心思却极活络。

眼珠在眼眶里转了转,舔着脸笑道:“你方才那般表现,要我是苏总管,一定会记在心上,人家还记得你的名字呢。

若是……若是苏总管将来有用到你的时候,记得拉我一把啊,咱们怎么说都是一起扛过枪的……”

“滚!”

魏三郎一脚将牛七郎踢了个跟斗。

“莫挨老子!”

……

朱雀长街。

宽敞的街道,与皇城同在中轴线上。

此时道路两旁的楼宇张灯结彩,鳞次栉比,高低起伏的延伸向远方。

苏大为一身明光铠,骑在龙子背脊上。

铁蹄敲击着青石板铺就的路面。

发出锵铿之声。

在苏大为身后,依次跟着随大唐诸将。

李辩、薛仁贵、王孝杰、李谨行、高崇文、程务挺等。

诸将之后,是多达五百骑的大唐铁骑。

排成阵列,依次而行。

在骑兵之后,又是五百唐军,以步卒为主,推着弩车马车,紧随其后。

率队的唐将,乃是黑齿常之、沙吒忠义、阿史那道真、郭待封等人。

在车阵之后,又是五百唐军,为重甲步卒,肩扛陌刀。

由崔器带队。

重甲步卒所过之处,脚步隆隆。

陌刀如林,寒芒耀目。

这个阵势,完全是按着苏大为征吐蕃时的阵势来排布。

整个长安,一时失声。

就算当日苏定方总管回长安,献俘夸功,也没有这般阵列森然的军阵。

主要是仪仗队,和献俘的各国敌酋。

哪比得上这支征过吐蕃的铁血老卒。

隆隆的脚步声中。

整个朱雀大街,整个长安,无数百姓的心脏,仿佛都随着那脚步,在震颤。

长安百姓密密伫立在道路两旁,伫立于楼宇中,当看到苏大为为首的铁骑经过时,一时神气为之所夺。

道路两旁,还有金吾卫和武候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伫立着,维持着秩序。

亦有不良人,站立在人群中。

苏大为的目光扫过,从他们中,看到不少自己熟悉的面孔。

远处有传令官和传旨太监,依次将声音传递。

“天皇天后有旨,苏大为替大唐开疆拓土,攻破吐蕃逻些城。

有功,必重赏!

陛下赏黄金千两。

上好蜀锦绸缎五车。

各色香料五车。

牛羊各五百只。

长安西市大宅一所。

长安城外良田百亩……

特晋,苏大为正四品上,忠武将军!

赐爵,开国伯!

受勋,上轻车都尉!”

此时此刻,朱雀长街两侧,数以万计的百姓,摒住呼吸,听着传旨声音的回荡。

看着骑在黑色巨马身上,一身明光铠的大唐名将苏大为。

感觉心潮激荡,难以自已。

开国伯!

大唐自开国以后,便少有人能受封开国伯了,毕竟过了帝国初建的时机。

这苏大为,居然能得开国伯!

天皇天后如此爱护此人吗?

看他的年纪正当壮年。

若是再过些年,封公封王,只怕也不在话下!

相比开国伯的身份,之前的那些黄金、蜀锦、香料、田宅又不算什么了。

虽然那份赏赐也很夸张。

但和开国伯一比,全都不值一提。

数以万计的目光。

或疯狂、或震惊、或羡慕、或嫉妒,一齐投注在苏大为的身上。

那灼热的目光,恨不得将苏大为拉下马来,取而代之。

可惜,苏大为只有一个。

今天在长安朱雀街,只有苏大为配享此荣耀。

“天皇天后有旨,特赐苏大为赞名夸功!长安百姓齐贺之~~”

余音袅袅,久久回荡。

仿佛从九重天厥降下。

传令的金吾卫、千牛卫们,运足丹田之气,齐声呐喊。

“苏大为,一征西突厥,亲俘沙钵罗可汗;二为熊津都督,擒获百济伪王;三破高句丽,攻破平壤城;四灭倭国,生擒倭王;五破吐蕃,攻陷逻些城!”

“赞名夸功!”

“为开国伯贺~~~”

压抑已久的力量,在这一刻,突然爆发出来。

长街两头的长安百姓,齐声大喝着。

“彩~~”

“开国伯神威!连破五国!”

“大唐威武!开国伯威武!!”

“百战百胜!百战百胜!!”

数以万计的声音,汇聚如洪流。

巨大的音浪,直上云霄。

街道两头的百姓,用力将手中的鲜花掷出。

更有两旁彩楼的女郎,推开窗棂,将手里的鲜花,向着苏大为的战马掷去。

一时花落如雨。

香满长街。

喝彩声,欢呼声,尖叫声。

此起彼伏。

各家深闺的女郎,都争先恐后的从窗口探出身子。

向着马上的苏大为疯狂的招着手,呼喊着,盼着苏大为能看自己一眼。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