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尸妹 > 第六百七十六章 努力修行

第六百七十六章 努力修行

    听慕容言这般开口,心里暖滋滋的。

    但没等我继续开口搭话,慕容言却再次开口道:“好吧!就这样了,我该走了。你好好修炼!”

    见慕容言要走,我迟疑了一下,然后“嘿嘿嘿”的笑了几声。

    “尸妹,那个、那个你能不能不走?”

    慕容言听到这里,偏着头看着我道:“不走?为什么?”

    “那个、那个你看啊!你不都我女朋友了吗?

    我家的床又大又宽敞,要不、要不咱们就凑合凑合……”

    说着,我露出一个比较浪荡的表情。

    结果慕容言根本就没给我好脸色,当场翻了个白眼:“死渣男,给我去死……”

    说完,这鬼娘们儿竟然毫不客气。

    刚才还娇羞如同温柔少女,这个时候直接变成了狂暴霸王龙。

    一脚就给我踹了上来,我这感觉肚子一疼。

    整个人“砰”的一声,便被踹飞到了沙发上。

    “哎哟,哎哟。男朋友也打吗?”我开口道。

    结果慕容言却开口道:“哼,谁让你那么色。死渣男!”

    说完,慕容言一挥衣袖。

    随后便化作一阵烟雾,消失在了原地。

    我捂着肚子,坐在沙发上。

    无奈的苦笑,看样子就算慕容言成为了我的女朋友,这暴龙性格也是不会有任何改变。

    看来在自己变强之前,想要对慕容言有什么非分之想,显然是不太可能了。

    揉了揉肚子,闭着双眼,开始整理慕容言今天给我说的话。

    有惊喜,也有忧虑。

    但不管如何,有一点值得庆祝。

    终于有了女朋友,而这一次是真正的女朋友。

    只是我们之间的关系有些特殊,明明是夫妻,却还像小情侣一样交往。

    当然了,这其中原因就不多解释了。

    但当前最重要的一件事儿,就是提高自己的修为,然后去过阴。

    通过独道长提供的方式,在酆都城内找到重泉水。

    利用那特殊的符咒,完成仪式,解除我们之间的冥婚。

    如果顺利,我们会彼此忘记对方。

    虽然忘记对方,但我认为只要留下特定的标记。

    比如视频、文字、记号,就算当时我们彼此忘记了对方。

    但也能通过这些东西,一点点的找回失去的记忆。

    只要能顺利的解除冥婚,保住了我们的命。

    一旦还阳,我们就能腾出手来,专心的对付鬼眼邪教以及其余邪教妖魔。

    然后抢夺会慕容言的魂格,让其成为完整的魂体。

    可以去地府,也可以去投胎。

    至于那个时候我是什么样,我不知道。

    但我清楚的是,生我愿意和慕容言在一起。

    死化作幽鬼,我也愿意和她在一起。

    生生世世,我想我只会爱她一人。

    我脑子里,不断回想着这些,并对接下来的日子,有了一定的规划。

    在这种情况下,我逐渐的睡着了。

    等到第二天一早,我再次睁开了双眼。

    给慕容言上了香,开了铺子,然后便在家里专心修行。

    现在,我要修行焚天功第三重。

    只要能提高焚天功的能力,就能提高我的道行。

    不过等修行第三重焚天功的时候,那难度又不同了。

    甚至比之前难出了很多,非常难以修炼……

    在随后的两个月里,我就这样不断的练功修炼。

    只想早日突破,但修行这事儿,真的急不来。

    而且越想突破,就越是艰难。

    并且道君还是一道巨大的分水岭,在这阶位上,更是急不得。

    所以在过去的两个月里,我可以说没有进步一步。

    这天,我不打算在废寝忘食的修行。

    决定给自己休几天假,让自己的心态平静下来。

    然后在修行,或许会事半功倍。

    我这般想着,然后坐在师傅的摇椅上。

    喝着茶,听着歌,悠哉悠哉的享受下午时光。

    可这会儿,一个中年男子,突然来到了我家门口。

    这人刚一进屋,我便注意到了他。

    见是生意上门,便站了起来:“需要点什么?”

    那中年人是个秃子,穿着很正式,手里还拿着一个包。

    这架势,显然是个土大款。

    他问我询问,便挤出一脸微笑:“呵呵呵,小兄弟。我找丁友善,丁道长!”

    一听是找我师傅,想来是我师傅以前的老顾客。

    于是,我也客气了几分:“你说的是我师傅,我师傅已经去逝了。

    这店啊!现在由我打理,我叫丁凡。你有什么问题,找我也成!”

    秃头男听我这么一说,心头一跳:“丁、丁道长死了?什么、什么时候的事儿?”

    我点了点头:“快半年了!。”

    秃头男抽了口凉气,显得有些急躁:“丁、丁道长死了,那、那我的事儿怎么办啊!怎么办啊!”

    见对方如此,显然是不相信我的能力。

    便继续开口道:“先生,你有什么问题,找我也一样。师傅他老人家,把本事都交给了我,你有任何麻烦,我也能帮你解决!”

    秃头男一听这话,好似抓住了救命稻草。

    双眼跟着放光道:“真、真的吗?”

    “自然是真的!”

    “好好好,太好了。丁道长,我家十年前受过老丁道长的恩惠。

    丁道长让我十年之后,来这里找他。如今十年将过,小丁道长,你一定要帮帮我家,完成老丁道长没做完的法事。”

    听到这话,我不免露出疑惑之色。

    十年前,十年后?法事?

    师傅十年前做了什么,还让对方十年后找他?

    我不明白,便追问道:“先生,你来坐下。你慢慢给我说明一下,这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秃头男点了点头,然后在旁边坐下。

    我给他倒了杯水,这家伙喝了一口,然后道:“十年前,我爷爷的尸体有恙。老丁道将我爷爷封在老宅地基下。保了我家一家平安。”

    “如今,十年将过。而且就在昨天,我家地板突然溢出了鲜血。

    得知这事儿后,我连夜赶了回去。不仅发现地面上有血,地面都开裂了。

    我知道,十年将过,可能是镇不住我爷爷了。

    所以,我赶来想请丁道长再次出山相助,却没有想到他老人家,竟然仙去了……”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