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徒之路 > 第1630章 缘由

第1630章 缘由

    这是一个无法描述的空间,因为他完全无法感知空间的大小,深浅;很近,似乎就是一副平面画,也很远,当你凝神目注,会发现在画的平面表象之下,似乎蕴有无穷……

    眼前就是一条小溪,蜿蜿蜒蜒,银色的,溪上反射出点点星光,仿佛一口就能吞溪入口,又仿佛无穷无尽……

    在李绩的身旁,有一道淡淡的黄色光柱,那黄色黄的深沉,就如他手中那块黄色玉佩,老道没骗他,也不是故意把他引入只能进不能出的绝地;他能感觉到,只要他持佩往光柱中一站,自然就会重回天门山。

    唯一的变化是,他若真出了去,哪怕再使用同样的方法,也再不能进入这个简单空间!

    对,他就认为这是个简单空间,因为他没看出来这里有什么对他来说有多少威胁的存在。

    当他看向那条小溪时,小溪仿佛也在看着他!

    整个空间,除了这条银光闪闪的小溪外,空无一物,可没有想象中秘境那种功法器物无数的盛景,就连当初的西昭剑府,也比这里要显的阔绰的多。

    一个声音骤然响起,“有远客至,不亦悦乎?此乃真空圣门的时间之门,贵友此来,当为受尘缘师兄的邀请吧?”

    声音出自飘渺莫名之处,李绩凝神细辨,发现自己根本没法确定方位,干脆也懒的管它的出处,大概就是器灵魂灵鬼灵之类的把戏,很飘突,但却不能对他造成实质性伤害。

    遂沉声道:“我来此处确实是承尘缘之托,但我却未应承下任何承诺,一切,需在我了解事情真相之后才能做出决定!

    另外,我可以把你当作一个可以思考,可以交谈的对象?还是,你只是个重复他人意图的傀儡?”

    那声音叹息道:“我不过是衰境大能抽取的一丝魂灵,拥有他的部分与此事件有关的记忆,所以,应该能回答你相关的问题;在这个问题范围之内,我有自我独-立思考的能力!”

    李绩点头,“好,那么我的第一个问题是,如果我听完你的故事,感觉自己不能胜任的话,我是否还有退出的权利?”

    那声音失笑道:“尘缘师兄真正好跳脱,找的人也,嗯,很知进退!

    真空圣门并非魔门,我们也从来不做强人所难之事,既然你得到了尘缘的玉佩,说明就是他看好的人,当然更不可能强求。

    我这里可以很负责任的说,你随时都有退出离开的权利!现在可以退,听完我的故事觉的力不从心也能退,就是你答应参与,在参与过程之中也随时有退出的权利,我这么说,你可明白?”

    李绩也没什么高兴之色,他有预感,这可能是件很麻烦的事,麻烦到可能会打乱他对接下来自己计划的安排。

    “如此,你说,我听!”

    那声音接着道:“此乃真空圣门的一段历史,未宣示于外人,今日说与君,请君侧耳听!

    二千余年前,蔚蓝还是一片详和,真空圣门诸事皆顺,域内域外,尽皆趁心;界域,灵机充盈,弟子,英才辈出,大能,又添新丁!

    当其时也,真空有衰境两名,一为已成衰境数千年的尘缘师兄,一为方成衰境的孔方,我就是抽取孔方大能一丝魂灵而成的灵智。

    然,鼎盛之余,灾厄之始,正当真空圣门蒸蒸日上之时,有域外强梁针对蔚蓝,针对真空圣门的阴谋骤然发动,一夜之间,异变突起,风景不在,蔚蓝星灵机大举流失,数百年不到,生生从一个灵机昌盛星体,沦为灵机衰竭之末法之星……

    不说外寇,真空圣门数千年顺风顺水,应变能力不足,判断屡屡失误,在其过程中的诸般应对,不仅未起到亡羊补牢之功,反而累次加剧灵机流失之速。

    师兄与我,不得已从不可说之地回返,欲挽大厦于将倾!

    然则先机已失,对手深谋远虑,大势已成,徒呼奈何;师兄与我不甘心,凭借我真空圣门所擅长,欲逆天一搏,如此才有这个空间的存在诞生!

    但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紧跟着蔚蓝星灵机莫名流失之后,就是师兄忽然获罪于天,被消境惩罚;当时我才入不可说之地,需要巩固应对第一次的玉册之争,如此多重打击,真空圣门一蹶不振,只能选择离开蔚蓝,远赴他域,再寻安身之地。”

    那声音讲述的平稳,李绩听的安静;这些东西,尘缘从未和他说起,现在想来,就是老道怕从自己口中说出,让他生出不得不去承受的心理压力,现在他走了,由别人说出,却总有回旋的余地,做与不做,主动权在他。

    那声音继续道:“真空圣门为自己的轻突,安于现状付出了代价!这是自取灭亡,也怨不得谁,但蔚蓝星遭此变故,不仅星上无数修士前程断绝,便兆亿凡人,也将坠入苦难,此诚为真空之罪,不可原谅!

    真空圣门非战斗门派,与人斗战非我等所长,再加上迁徙繁琐,准备不足,远徙之后,处境大大不如从前,再想还手,已是欲振乏力!

    当时我便与师兄约好,由我继续护佑真空传承,而由师兄寻找可以挽回的方法,这一去,便是近二千年,在师兄道消之后,才等到你的到来。”

    李绩有些无语,这个孔方的一丝魂灵有些啰嗦,说了半天也没切入正题!迟迟说不到关键!

    二千年前的事,他怎么帮?无非就是现在的报复,不过当初那个使坏的势力敢对有两名衰境护持的真空圣门下手,实力自不必说,他李乌鸦便再能打,还真能灭掉一个大势力了?

    听它话语,似乎对真空圣门的遭遇有逆来顺受之意,反倒对蔚蓝界的凡人现状深怀愧疚,这种大爱大善他是非常佩服的,可他对此有什么办法?

    他能杀人,却改变不了人心,改变不了他人的信仰,哪怕是个凡人!

    也不着急,他倒要听听这个孔方魂灵到底能说出什么逆天一搏的办法来?

    :。: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