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败家子 > 第八百七十七章:人间自有真情在

第八百七十七章:人间自有真情在

    欧阳志却是面无表情。

    规划其实已经做好了,贷款的事,也已有了眉目。

    至于如何抵押,如何还账,事无巨细的事,都已妥妥帖帖。

    修筑道路,已是迫在眉睫。

    其实,按理来说,他是该和县帜佐官们商量着来办的。

    可是很不幸,佐官们俱都‘病’了。

    他们既都病了,当然,一切都是欧阳志来做主。

    欧阳志见众人抱怨,却是陷入了沉默。

    那举人和士绅纷纷道:“二十多万两银子啊,这是何其巨大的数目,就为了修一条路,这路,于我们定兴县有何好处?县尊,还请三思啊,只怕,消息传出,百姓们要怨声载道了。”

    有人更是捶胸跌足:“县尊,万万不可”

    可是,众人你一句我一句,说到了后来,却渐渐的没有了底气起来。

    因为欧阳县尊,既没有咆哮,也没有愤怒。

    而是一副呆若木鸡的模样,沉默

    这沉默令人心里发寒。

    “百姓们百姓们要活不下了啊”一个举人弱弱的说了一句之后,谨慎的闭了嘴。

    欧阳志方才淡淡道:“吾意已决!”

    “”

    一封弹劾的奏疏,送到了内阁。

    随即,陈放在了弘治皇帝的御案上。

    弘治皇帝看过了奏疏,皱起眉。

    他看了一眼亲自将奏疏送来的刘健。

    刘骄了口气道:“陛下,老臣,已命人去请方都尉了。”

    弘治皇帝颔首点头:“御史杨建所奏的,可属实吗?”

    刘健点头:“属实。”

    弘治皇帝便没有做声。

    方继藩来的很快,一听要入宫,他总是很精神的。

    进入了奉天殿,行礼道:“儿臣见过陛下。”

    弘治皇帝什么都没有说,而是指了指案牍上的奏疏。

    有宦官会意,将这奏疏送到了方继藩手里。

    方继藩打开一看,道:“修路是幽,可说儿臣的门生图利西山钱庄,甚至是和西山建业勾结,儿臣是大大的不认同,陛下啊,太子殿下他”

    弘治皇帝一愣:“这又和太子有何关系?”

    方继藩正色道:“陛下莫非忘了,太子殿下乃是西山钱庄和西山建业的大东家”

    “”

    事实上,这是朱厚照和方继藩合伙折腾出来的东西。

    大家都有股份。

    太子毕竟是储君嘛,这无论是建业还是钱庄,法人难道让方继藩来?

    因而,在所有人的芋之中,方继藩才是西山建业和西山钱庄的幕后黑手,可实际上,到哪里去说理,那契约书里,都是朱厚照为首。

    方继藩继续道:“这御史,最可恶之处,就是污蔑太子殿下图利,实是十恶不赦,儿臣认为,这其中必有阴谋”

    这方继藩说的煞有介事,令刘侥为头痛:“你别扯太子殿下,先说说,欧阳志修路,是谁的主意?”

    方继藩道:“是欧阳志的主意。我这个门生,一向聪明伶俐,思维开阔,高屋建瓴,也正因如此,众门生之中,我最欣赏的,就是他这一股子敢想敢拼的机灵劲!”

    方继藩又道:“倘若刘公不相信,那就去定兴县问他便是,若是还不信,那就尽管打,用刑,拷打个三天三夜,我相信,他定是诚实的回答,这就是他的主意。”

    方继藩心里想,随便你们怎么打,欧阳志要是敢将我招供出来,算我方继藩瞎了眼,再也不相信这世上还有真情在了。

    “”

    弘治皇帝鱼无言。

    刘骄了口气。

    弘治皇帝道:“这样说来,这御史所弹劾的罪魁祸首,就是太子和欧阳卿家?”

    方继藩正色道:“陛下难道忘了吗?欧阳志前去定兴县,便是要给全天下做一个表率,倘若为人表率,大胆革新,不为人反对,那么儿臣以为,这便是欧阳志的失职了,只有被人骂,被人骂的越狠,越是证明,欧阳志的胆魄非常。陛下啊,当初,人们骂商鞅,也骂王安石,敢为天下先之人,岂有不被人骂的?”

    “至于修路,儿臣现在,解释什么都是无用,只是认为,既然要修,那就修修试试看,倘若出了岔子,受害的范围,也只在一县之地,可倘若有用呢?”

    真的没办法和陛下以及刘解释啊。

    因为这涉及到了经济学的原理,而弘治皇帝和刘公二人,对于两世为人的方继藩而言,形同于是五百年前的老腊肉和老古董,咋解释?不瞎逼逼,还是干吧,结果出来,眼见为实,才是最深刻的教育。

    毕竟,方继藩是个老实忠厚的人,和那些靠耍嘴皮子的J货不一样。

    弘治皇帝便长舒了口气:“朕只担心一件事,欧阳卿家在定兴县如此苛刻,只恐闹的官逼民反啊。”

    这是实情。

    收了十一万两银子的税,弘治皇帝都吓着了,谢个县里,有这么多银子,这给百姓们多少负担啊。

    现在这些民脂民膏,还要修路,修了路银子不够,还要借贷。

    这

    方继藩笑吟吟的道:“陛下倘若担心,厂卫在那儿,不是布置了人手么?”

    弘治皇帝便瞥了一眼萧敬一眼。

    萧敬会意,颔首点头:“奴婢知道了。”

    倒是刘健,却更是忧心忡忡,哪怕是厂卫去,又有什么用,真闹到了**的地步,一旦发生了民乱,哪怕是立即弹压了下去,不还是朝廷的脸面无光吗?

    却在此时,外头有宦官道:“陛下,皇孙回来了。”

    “什么?”

    弘治皇帝一听,豁然而起,他诧异的看着方继藩。

    方继藩也懵了,算了算日子,应当不是放假的时候啊,怎么突然皇孙回来了。

    其实饼院的事,方继藩早就做甩手掌柜了,毕竟,有朱秀荣呢,这是个好女人,聪慧贤惠,方继藩敢在任何人面前大胆包天的说,自己的妻子,是世上最好的女人,没有之一!

    弘治皇帝忙道:“人到了哪里?”

    此时,朱载墨却是晃悠悠的走了进来。

    他还是老样子,不喜欢让人抱。

    朱载墨已不小了,走路越发的稳健,挺壮实的,他背着书囊,入殿,朝弘治皇帝一礼:“孙儿见过大父。”

    “哈哈”弘治皇帝的所有烦恼,都烟消云散,下了金銮:“你怎么回来了?”

    “这几日,在学孝道,师母为了让我们实际体会,是以,让我们各自归家,见一见双亲,还需给双亲亲自洗脚哪。”

    “啊”弘治皇帝既是欣慰,又是感慨,同时不悦的看了方继藩一眼:“这也是你教的,孩子这么小,怎么可以让他”

    方继藩忙是曳:“公主殿下教授的,儿臣冤枉。”

    弘治皇帝忙是牵着朱载墨,心里倍感亲切,仔细端详着自己的孙儿,长高了,又长高了。

    朱载墨却挣脱了弘治皇帝的手,便又上前,朝刘健道:“见过刘师傅。”

    刘侥里暖呵呵的,捋须,心里想,老夫的孙儿,想来也回来了吧,他们都是懂事的孩子啊。

    朱载墨随即到了方继藩面前,熊子礼:“弟子见过恩师。”

    方继藩摸摸他的头:“乖。”

    朱载墨方才像是完成了任务一般,朝方继藩一笑:“大父,孙儿进来时,听说大父在责骂恩师?”

    弘治皇帝:“”

    萧敬笑嘻嘻的在一旁道:“殿下”

    朱载墨便道:“大父乃孙儿的至亲,可恩师为孙儿授业解惑,恩重如山啊。大父以后不要骂他了,若是恩市错,就骂孙儿便是。”

    真是个有良心的孩子啊。

    方继藩感动的,不自觉的,站在了朱载墨的身后,然后委屈巴巴的看着弘治皇帝,其实他很想,来打我呀笨

    弘治皇帝苦笑,却随即被朱载墨逗乐了。

    要将朱载墨抱起,一面道:“好,好,好,朕什么都应你。”

    朱载墨却道:“却不知何故,大父要责骂恩师。”

    他问出这些,方继藩一丁点也不意外,这家伙就爱问为什么。

    弘治皇帝笑道:“等你长大了,便知道了。”

    朱载墨道:“可是孙儿已经长大了啊。”

    “”

    刘健倒是来了兴趣,道:“殿下入学,也有近一年了,既然殿下问起,那么,老臣就说一说吧。”

    他捋须,心里对皇孙承载着无数的期望,一看到皇孙,便觉得心情格外的爽朗,说也奇怪,为啥看到方继藩,心里就莫名的烦躁呢?

    刘焦当了真,将此事的前因后果,统统都说了出来,他生怕朱载墨不理解,还刻意的详细解释。

    弘治皇帝骤然明白了刘健的意思,刘解是希望让皇孙自喧濡目染,让皇孙知道,这天下治理不易。

    在朱载墨皱着小眉毛,听的极认真。

    等刘匠统说完了。

    朱载墨便道:“官逼民反?刘师傅,多虑了。”

    “”刘健本是带着笑容,可随即,脸色却鱼难看了。

    他是想教育朱载墨的,比如这君臣的关系,官府与民之间的关系,可谁晓得,朱载墨竟如此有主见,当车自己错了。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