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广播 > 第二十章 双枪出海

第二十章 双枪出海

    枪声响得很突然,而且目标是苏白,这一点,从枪响的时候苏白就清楚,对方是一个善于隐藏的高手,一直等到现在才触手,显然是扣住了机会;

    这一次,苏白想要完全躲开是不可能的了,不过他还是下意识地侧身过去。

    “噗!”

    子弹穿透了苏白的左臂,刺痛感袭来,让苏白左臂神经在此时完全失去了知觉,这枪,不一般。

    苏白右手拉住了熏儿,两个人一起在墓碑旁蹲了下来。

    熏儿是军人出身,在此时只是看了一眼苏白的伤口,然后马上判断出了枪路,对苏白道:

    “你回车上,我去引开他注意力。”

    苏白笑了笑,口齿间流出了丝丝鲜血,这丫的子弹里应该有破魔效应,正好和自己体内的血统起了冲突反应,如果是普通的枪械子弹苏白这一枪挨了也就挨了,也不打紧,但是这种子弹还真让苏白倒吸一口凉气,好在对方的枪械比自己地狱火散弹枪低了好几个层次,所以也就是吃痛得很而已,倒没有特别大的影响。

    “别冲动,那是个高手,而且他的目标只是我。”

    苏白笑了笑,伸手摸了摸自己腰间的散弹枪,现在有一点不确定的是对方距离自己的距离是多远,如果距离太远了散弹枪的效果可能会差很多,这子弹可是很贵的,苏白可不舍得浪费。

    现在真心觉得有点心累,人家都开枪了,自己还在这里抠抠搜搜着子弹,颇有一种以前八路军打仗时的感觉,总得先数数自己有几发子弹。

    “我打电话。”熏儿拿出了手机。

    “趴下!”

    苏白一把压住了熏儿,两个人扑倒在地。

    “砰!”

    第二枪传来,墓碑被崩掉了,碎石和灰尘铺撒在了苏白和熏儿的身上。

    苏白摇了摇头,吹了口气,用手在熏儿身上拍了拍,

    “你在这儿待着,我去把那个小朋友解决掉。”

    话音刚落,苏白就直接站了起来,向着开枪的方向奔跑过去,因为苏白忽然意识到,如果是自己一个人的话,倒是可以慢慢磨一磨,用最节约的办法把那家伙解决掉,但是熏儿也在这里,如果自己再拖下去,很可能让熏儿遭受无妄之灾,如果熏儿出了什么意外,那就不是几十故事点所能弥补得了的了;

    苏白在这个世界上在乎的人不多,也就那个几个朋友而已;

    站起来后,目光逡巡,很快,苏白发现了那家伙的位置,在一间小木屋侧面,那是公墓管理人员所在的办公室。

    “苏白,回来。”

    熏儿在后面喊着。

    苏白的身体微微沉了下去,然后整个人开始了冲刺。

    对方很是淡然地重新上子弹,然后瞄准,不过,从对方的操作手法来看,显然不是很熟练,这对于一个杀手来说,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这意味着一件事,这把枪,不是他的枪,他只是拿这把枪,专门来杀苏白的。

    苏白已经把双方的距离拉到了一百米以内了,对方自信坦然,重新在狙击镜里开始瞄准苏白。

    …………

    外面凸起的公路边上,停着一辆面包车,面包车里坐着一个一身红色西服的男子,男子手里握着一个酒杯,不时地放在鼻尖闻了闻。

    在男子的手腕上,戴着一块血玉,熠熠生辉,男子每次目光落在它身上时都会露出迷恋之色,这块血玉,很是珍贵,经过一个资深者温养过,灵性很足,对于秦一鸣来说,哪怕去在没有因果关系的条件去主动杀一个正在执行现实任务的听众,也是值得了。

    他本身就是一个赌徒,一个彻头彻尾的赌徒,就算是在下个故事世界里他的难度会被故意提高,他也不是很在意,赌徒,往往就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一类人,先把面前的利益圈在自己手里,至于未来,随它去,就算是自己很大可能要死在下个故事世界里,他也不是很担心,该死的,终究还是要死的,倒不如梭哈一把,来个刺激!

    秦一鸣在心里默默地数着枪声,等到第三声枪响出现后,他有些意外地看向了车窗外。

    那把狙击枪,是秦一鸣自己,他在想着,如果自己找的杀手用那把枪可以把苏白给射杀,那么总归到最后落到自己身上的因果关系也会减少一些才是。

    虽然自己已经破坏了规矩也做好了被惩罚的准备,但是惩罚的力度,当然是越低越好了。

    那个杀手,其实也是听众,是秦一鸣在上个故事世界里认识的,是一个体验者,但是素质很不错,秦一鸣说请他帮忙杀一个普通人,他就来了。

    ………………

    “砰!”

    这么短的距离,这么快的子弹,苏白根本无处可躲,子弹自他肩膀颊骨位置给穿透了过去,苏白整个人被这力道带得差点摔倒在地,但是他的脚后跟一提,整个人再次向前迈出了两步。

    对方显然是对苏白在这么短距离的移动变化频率感到无比的震惊,同时苏白所展现出来的可怕的身体承受能力也让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紧接着,他马上意识到自己要杀的,不是普通人,而是一个听众!

    显然,现实世界里无端对听众出手的后果他也是清楚,知道被下了套的他马上提枪转身向后跑,他不敢和苏白近距离面对面,哪怕他的近身搏击能力也很强,因为既然对方也是听众,就不能用普通人的视角去对待了。

    然而,苏白只是微微侧身,拔出了自己腰间的地狱火散弹枪,对着小木屋的一侧墙壁,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

    “死吧……”

    地狱火散弹枪喷射出来的金色颗粒直接打穿了小木屋的墙板,小木屋另一侧传出了一声惨叫,惨叫刚出现就戛然而止。

    苏白踉踉跄跄地走了过去,看见那位下半截身体被直接打烂的家伙,这人已经死了,那把他之前用的枪也被打断了,场面显得很是血腥极不人道。

    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枪,苏白忽然觉得有些后悔,早知道地狱火散弹枪的射杀半径这么大,自己还辛辛苦苦拉什么距离,平白地吃了几发子弹,而且最该死的是,这些子弹都带着破魔效果,疼痛效果比普通子弹打进身体要强烈数倍甚至是更多。

    就在此时,公墓的另一侧,秦一鸣从车子里走了出来,他的双手上戴着金色的手套,整个人流露出来的,是一种极为妖异的气质,有点像是正在拍mv的伪娘韩星,但是韩星那种只是徒有其表,而秦一鸣这种,是真正的具有可怕的实力。

    “你怎么就不能乖乖地去死呢,还得我再过来亲自出手。”

    秦一鸣发出了一声抱怨,整个人看起来带着一种慵懒的气息。

    苏白的身体摇晃了一下,没说什么,只是默默地把枪口举起来对准了秦一鸣。

    看来,之前在去苏州的路上以及摸到楚兆家里开门的东西,也都是他安排的了。

    “不是说恐怖广播禁止听众私下撕逼的么?”苏白把一把枪扛在了肩膀上,身体微微地靠在木板上,说话的语气也带着一点点的虚弱,看起来受了重伤快不行的样子。

    “规矩,其实是用来打破的。”

    秦一鸣走向了苏白,速度越来越快。

    “只要,利益,足够大!”

    苏白目光一冷,枪口垂直下来,连续扣动扳机!

    “砰!

    砰!

    砰!

    砰!

    砰!

    砰!”

    一连六枪。

    这些,可都是故事点啊,心里不心疼那是假的,但是对方出现的气势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这是一个任务完成度很高的听众,比自己要高很多很多,所以在面对自己时,他才会有那么大的信心。

    在苏白开枪的刹那,秦一鸣手套上的丝线开始偏离出来,每一根丝线其实不是戴在手套上的,而是都根植在秦一鸣的手掌血肉里,只是外在编织成了一个手套的样式,大概,是为了美观吧。

    由丝线组成的罩子挡住了苏白的连续射击,一片接着一片可怕的金色颗粒猛烈地冲击着这一层看似薄弱的圈罩,

    然而,竟然都挡下来了。

    只是,秦一鸣的双手此时已经是鲜血淋漓,他的脸色,也是铁青一片。

    他带着不敢置信的目光看着苏白,然后看着苏白手中的地狱火散弹枪,满脸不敢置信地问道:

    “为什么,你会有这种枪!!!”

    紧接着,秦一鸣一阵地咳嗽,鲜血从嘴角溢出,嘴里还有内脏器官的肺片含着强忍着不吐出来,这伤,有点超乎他想象中的大。

    之前他只是觉得苏白这枪威力很强,并没有发现,或者说并没有预料到,这把枪的破魔效果和威力,比自己之前借给杀手用的,要强出十倍还多!

    一个不到一百故事点的武器,和一个一千故事点的武器,自然没多少可比性。

    “哦,你说这枪啊,有什么了不起的么?”

    说完,苏白把另一把地狱火散弹枪也拿了出来,

    两把枪口,

    冰冷冷的,

    对准了秦一鸣。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