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广播 > 第一百零四章 武一品

第一百零四章 武一品

    好在,这个时候苏白还没收到任务提示说失败,这也就意味着林正英还没死,苏白站起来,走到了林正英身边,蹲下来,伸手去鼻息间试探了一下;

    没死是没死,但是现在是出气比进气多,感觉也快死了,嘉措刚刚是以为自己遭受了袭击,所以也没时间去考虑其他,直接上来对着林正英的后脑勺就是一闷棍,当然,最重要的是,他不认识林正英。

    那边的阿宽见自己师傅被人一棍子打翻在了地上一动不动,马上大叫着“师傅,师傅”地跑过来,可惜这里不是电影电视剧里的俗套场景,嘉措没给阿宽跑过去抱着林正英大哭大喊然后忽然间领悟爆发小宇宙反杀所有反派的机会,直接一棍子横扫,阿宽整个人被扫翻在了地上,紧接着棍子戳在了阿宽的胸口,把阿宽抵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随即,嘉措看向了蹲在林正英身边的苏白,问道:

    “你别告诉我,那个人就是林正英。”

    苏白叹了口气,“我现在也真希望他不是。”

    嘉措闭上眼,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他知道自己刚才那一棍子有多重,对方现在还没死,已经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了,但是现在不死,估计距离死,也没多少距离了,算是半只脚已经踏入了鬼门关。

    “早知道,就不救你了,你反正是吸血鬼,戳几剑又不会死。”

    苏白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然后蹲下来,把林正英背起来,“先把他安顿到床上,然后再想想办法,应该能救好吧。”

    “我会一点医术。”嘉措说道,然后指了指躺在地上的阿宽,“这个,怎么办?”

    “绑了。”

    嘉措点了点头。

    就这样,在义庄的卧室里,林正英正躺在床上,嘉措已经给他做了推拿,用嘉措的话来说,人后脑位置很脆弱,受到自己重击后,林正英已经陷入了昏迷,他可能过一两天就醒来,什么事儿也没有,也可能稀里糊涂的在昏迷状态中就死去。

    阿宽和陈员外被绑在柱子上,醒来的阿亮和陈小姐也被苏白捆绑了起来,屋子里,除了昏迷的林正英是自由的,其余人都被捆着了。

    苏白坐在门槛上,已经天黑了,月明星稀,这个时代没那么多的工业污染,所以天空,还是很清澈的。

    嘉措洗了受,走到了苏白身边,“和尚,还没消息。”

    “他在妖穴里弄出了不小的动静。”苏白说道,“不过我觉得和尚不会死。”

    “他命很硬。”嘉措说道,“而且,那个妖穴明显是不知道多少年前佛门高僧镇压过的,和尚在那里应该有一些天然优势。”

    “只要他别玩脱了就行。”

    苏白忽然想起来狐妖发出一声怒吼直接飞出去找和尚的情景,其实,苏白多少也能猜出一点端倪,和尚应该是在妖穴里有了什么机遇,然后为了获得机遇以及更多的好处,不惜以身犯险了,否则自己都能够逃出来,嘉措也能够逃出来,就不信还占据着一定主场优势的和尚到现在还没出现。

    设身处地的想一想,其实如果换了苏白,如果误入了一个带着吸血鬼一族密藏的地方,应该会和和尚做出一样的选择吧,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在故事世界里,自己不主动,那迟早也是死。

    天空中,月亮忽然像是染了色,带上了点点腥红,苏白感应到了,抬起头,看向天空,站在苏白身边的嘉措也一起抬起头,看着天上的异象。

    “这,算不算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苏白问道。

    嘉措深吸一口气,学着和尚的语气回答道:“然。”

    显然,恐怖广播不会让这剧情如此的平稳下去,故事剧情的主线如果只是让苏白等人想尽办法给林正英治疗求菩萨拜佛祖续命的话,未免显得太无聊枯燥了一些,事实上,苏白觉得林正英被嘉措一棍子打得几乎成了植物人这个结果,可能恐怖广播自己都没料到吧。

    血月当空,就连苏白自己都能感觉到周围的煞气忽然变得浓郁了一些。

    “这个时候,正是阴邪之物最活跃的时候,而我们这里,是义庄。”

    “你不就是这里最大的阴邪之物么?”嘉措问道。

    “你学坏了,嘉措,和那个和尚待久了,你居然也会反讽了。”苏白拍了拍自己的裤腿,站起身,“义庄里已经开始躁动了,那边,是林正英弄的僵尸军团,也不知道这个设定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他林正英又不要起兵谋反反清复明,在家里摆这么多僵尸列队干什么。”

    “这些是你亲戚,你去负责安抚,那边的厢房里,应该镇压封印了不少鬼魂妖邪,算是林正英的品,我去负责加固封印和镇压。”

    “如果今晚就这点事儿,也不算是特别折腾。”苏白说道。

    “这才只是第一天,我们的主线任务,是七天,第一天也许只是开胃凉菜,正菜,还没端上来。”

    “那就先把凉菜吃了吧。”

    苏白站起身,看了看被绑在那边的四个人,道:“有些不保险,他们是不确定因素,如果我们离开了的话。”

    “那就把他们的手脚都打断。”嘉措提议道。

    苏白摇了摇头,“这太极端了,而且,现在我们其实没和林正英彻底撕破脸皮,还能用误会来解释,如果等他醒来,发现自己的徒弟们都被我们玩残了,估计拼着同归于尽也要和我们干起来。”

    苏白走到了阿宽阿亮面前,阿宽和阿亮都带着惊恐的神情看着苏白。

    张了张嘴,苏白本想去解释些什么,甚至打算给他们两个先松绑,但是话到嘴边,又看了看阿宽阿亮两人眼神之中之中的那一抹惊恐畏惧乃至于是怨恨,苏白开口道:

    “嘉措,你的棍子呢。”

    …………

    “砰!砰!”

    两声闷响,阿宽和阿亮被打晕了过去。

    嘉措站在一边,双手放在胸前,“我以为你会有更好的办法呢。”

    “先一劳永逸吧。”

    把棍子还给了嘉措,两个人走出了这间卧室,一个向东走一个向西走,不管今晚这个镇上其他地方会出现什么事,他们的任务就是要把义庄这边稳定住。

    又回到了那个屋子,屋子的一侧墙壁依旧保持着破了一个洞的模样,这是之前苏白被林正英打出来时撞出来的,即使是现在,苏白还有一些血气上涌,之前的伤势还没完全恢复过来。

    屋子里的僵尸还是按照以前的队列排列着,但是当苏白进去之后,发现这些僵尸虽然没挪动,但是都在前后左右地摇晃,显然,受到血月的刺激,这些僵尸也已经有些不安分了。

    苏白拍了拍手,然后抖了抖自己的肩膀,闭上眼,身体开始变得干瘦下来,切换到了僵尸状态,绿幽幽的眸子扫过下方所有的僵尸。

    “安静!”

    所有僵尸一下子站定,一动不动。

    苏白看着面前的这些僵尸,脑子里忽然有了一个念头,自己能不能在这个故事世界里操控这些僵尸帮自己做事情?

    又或者,甚至是在现实世界里,自己似乎也能弄一些僵尸来操控一下,就算不能让他们去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以免把因果计算到自己头上,但是拿来看家护院也可以的。

    但是想了想,苏白发现这个设想很鸡肋,自己现在之所以能够让他们听自己话,并非是因为自己僵尸血统等级比他们高,而是因为这些僵尸脑门上都被贴着符纸,完全被道家的手段弄得智商被压制了,所以才能听自己的话,而这种状态下,他们其实也不会很稳定,万一出了什么问题,可能会伤害到自己人,而且,脑门上被贴着符纸,这些僵尸也就只能跟着蹦蹦跳跳列队弄个升旗仪式,至多再蜂拥上去压一压人,其余的更高级别的事情,他们也做不了。

    除非自己的血统,能继续提升下去。

    苏白抿了抿嘴唇,这个确实要想办法,毕竟自己的晋升之路能依赖微店兑换的地方并不多。

    不过,眼下看着这些僵尸又恢复了平静,苏白也就放心了,准备回去再看看林正英那里,因为现在就自己和嘉措两个人,每个人分一个地方去镇压,林正英那里没人守着,苏白总觉得不放心。

    不过,苏白刚刚转身准备离开,他的脚步一下子顿住了,然后又转回身,看向了下方的僵尸方阵。

    他走了下去,走得很慢,在僵尸里面穿行,最终,他在一头僵尸面前停了下来。

    “我说怎么有点不对劲,原来在这里。”

    这头僵尸应该是上了年纪了,看起来和其他僵尸没太大的区别,面色铁青,但是他的满清官服,却有一个细节不一样。

    恐怖广播兴许是为了故事性而改变了一些东西,比如林正英本来是民国时期活跃的人物,但是现在却出现在了清朝,比如在清朝这个时期,居然也敢冠冕堂皇地给这些僵尸穿上仿官服的衣服;

    但是好在恐怖广播还注意了一个度,这些官服都没有具体的标志,比如一品二品三品官服上都会有不一样的标志动物绣着,在清朝期间:文官衣补饰禽,武职饰兽。是为“衣冠禽兽”,本意指官员,但是因为官员的作为着实让人失望,所以“衣冠禽兽”渐渐变为贬义。

    其余的僵尸官服都只是带着这种式样,随便绣了一些山水花草充数,而苏白面前的这一具,胸前则是绣着一只麒麟。

    绣麒麟意味着什么?

    武官一品!

    对着这头僵尸,苏白张开嘴,吹了一口气,僵尸额头上的符纸,就这么轻飘飘地落了下来,同时,这头僵尸也缓缓裂开了嘴。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