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广播 > 第六十章 鬼话连篇

第六十章 鬼话连篇

    第六十章 鬼话连篇

    黑猫咬着苏白的手臂,将苏白拖送到了棺椁边上,此时的苏白身上似乎失去了所有的气息,整个人显得死气沉沉的。

    当死气多于体内的生气时,其实人已经死了,不死也基本废掉了,或者也可以称之为弥留之际。

    但苏白比较特殊,一方面是因为他具备血族血统,而且血族血统经历过几次机缘的强化和融合,血统等级虽然比较杂,但还算是挺高,也就是续命能力比较强,人家早就一命呜呼的伤势,苏白还能继续坚挺着,哪怕只剩下半口气,但总是比别人能多撑一会儿。

    其次,苏白还兼有僵尸血统,这两种血统的加持,硬生生地让苏白现在还挺着,还没咽气。

    棺椁没有动静,似乎根本就懒得管的样子,因为之前苏白是自己主动走向那条河里去的,那条河意味着什么,棺椁里的这位当然清楚,那是高级听众巅峰准备跨出那一步时证道留下自己墓碑的位置,是受到广播半官方承认的区域。

    苏白主动走过去的举动在棺椁中这位看来,完全就是一种自暴自弃,对于苏余杭的失败试验品,他没什么兴趣,而且,当初如果不是苏余杭,自己也不会一直被困在这具棺椁中,不管苏白之于苏余杭是怎样的观感,但苏白毕竟是苏余杭的血脉,甭管苏白到底是怎么出生出来的,他身上毕竟传承着和苏余杭相似的DNA。

    黑猫就匍匐在旁边,

    在这二十多年的漫长岁月中,偶尔会有即将突破的高级听众来到这里留下自己的墓碑,但高级听众尤其还是那种即将突破高级听众层次的那个层面的存在毕竟不是街边的大白菜,也不是五一黄金周的旅客潮,大部分的时间里,这里还是被黑暗和孤寂所弥漫。

    虽然棺椁里的那位平时也不会说话,但是黑猫有时候也会在棺椁边匍匐一会儿,虽然没办法交流,但黑猫至少知道,这棺椁里躺着一个生命,因为有了他的存在,黑猫还能觉得不那么孤单。

    少顷,苏白身上的气息开始越来越微弱,生命之火就像是一根蜡烛,正被放在外面任凭雨打风吹去,随时都可能熄灭。

    毕竟,是苏白自己主动作死走入了那条河之中,自己选择了随波逐流,身心都早就堕落大半了,事实上如果不是最后关头看见了自己那便宜爹的墓碑,苏白内心之中触动了一下,再加上二十年前那个男人竟然真的变态到可以预感到二十年后会有一个人来到这里盯着他的墓碑随手打出了一道幻影,可能苏白现在已经死了吧。

    二十多年前,那个计划,实施了没有?

    这一点,苏白不敢确定,因为就连和尚都不能确定确切的时间点,但想来应该是没有吧,否则苏余杭应该能够在那时猜出来那种感觉是来自于哪里,但不得不说,可能这就是一种阴差阳错,因为苏白跟苏余杭之间的血脉关系,才让二十多年前在这里证道的苏余杭感应到了二十年后的某个契机,然后又阴差阳错抬了那么一手。

    否则,苏白也早就死了。

    黑猫的爪子在苏白的身上推了推,然后又放在了棺椁上推了推,

    意思,

    已经很明显了。

    “唉…………”

    棺椁中发出了一声叹息,

    “你一开始时,不是想杀他的么。”

    棺椁内传出了声音;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就如同这一双眼眸中都是戾气的黑猫,也会对这个陪伴着自己二十多年的无声生命有一种感情,棺椁内的这位存在自然也是把这只黑猫当作了和自己关系不一般的邻居了。

    “喵……”

    黑猫叫了一声,然后慢慢地蹲了下来,眼神里,满是落寞。

    “你是在他身上,嗅到了当初你玩伴的气息?”

    棺椁内传出了一声疑问。

    “喵。”

    黑猫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

    “其实你当初真的应该跟苏余杭离开这里的……外面的世界……才是真的精彩……”

    棺椁的盖子开始慢慢地升腾起来,

    “虽然我很不喜欢他……也不看好他……但是我能感觉到他对苏余杭的怨恨……凡是能让苏余杭觉得麻烦的事情……我都愿意去做……我只能用这个理由……来说服我自己了……

    但是……他离不开这里的……”

    棺椁内开始流淌出极为精纯的黑气,像是流水一样倾泻下来,慢慢地聚集在了苏白身边。

    苏白的身体在此时开始逐渐地恢复起来,骨骼上也出现了血色纹路。

    “这是……血线?”

    棺椁内的存在显得有些吃惊,显然,他对这血线也是有着印象,最近这几年进入这里证道的,除了那个年轻女人让他觉得特别惊艳以外,也有几个给他留下了一些印象,当初那个带着悲愤决绝的姿态证道埋下墓碑埋葬了过去的自己同时也埋葬了自己爱人的男子,也是让棺椁内的存在有些触动。

    这血线,分明就是那位的传承,但现在竟然出现在了苏白的身上。

    血线覆盖在骨骼上,以血线为脉络,苏白的身体在尸气的滋润下开始重新复苏起来。

    “嗡!”

    苏白猛地睁开眼,其双眸之中,左眼是赤红色的右眼则是墨黑色,左眼代表着血族血统,此时显得很暗淡,而右眼的黑色,此时则是光芒大盛!

    “呵……”

    棺椁内的存在并没有停止尸气的传输,而是继续传送下去,

    慢慢地,一直等到苏白的身体彻底被修复了,整个人也恢复到了巅峰状态时,棺椁内的存在才停止了尸气的传输,棺椁盖子也重新落位回了原处。

    苏白双手微微握紧,然后坐了起来。

    摊开手掌,看了看,发现自己伤势已经完全复原了,苏白还有些觉得不真切,毕竟,刚刚自己在河流里时,其实已经做好了死去的准备了。

    但现在自己居然又活了。

    伸手,在棺椁上敲了敲,

    “咚咚咚……”

    “谢了,老哥。”

    人家毕竟救了自己,苏白还是道了一声谢。

    棺椁内没有传出回声,显然是懒得继续搭理苏白了。

    “谢谢你救了我啊,你心肠还是不错的。”苏白自言自语着,伸手想要去摸摸黑猫的头,但黑猫马上后退了一步。

    “老哥,说句心里话,你跟那一男一女不一样。”说到这里,苏白摇了摇头,“难怪你会被苏余杭给坑在这里。”

    “哐当!”

    棺椁震了一下,显然,棺椁里的那位是听出了苏白的嘲讽。

    苏白笑了笑,丝毫没有触怒这位的惊慌,时间长了,本来的神秘和畏惧,其实也都消磨得差不多了,熟悉了,也就没什么畏惧可怕的了,再说了人家刚刚还救了自己,总不至于再反手把自己杀掉做这种脱裤子放屁的事儿吧?

    “老哥,你还是在继续进入故事世界么?”苏白板着手指算了算,“那你还真得够听话也够乖的,但现在你任务周期应该很长很长了吧?

    一年一次还是两次?至多也就两次了吧。”

    棺椁内的那位没有再度回应,也没有生气。

    双方间,陷入了一种长时间的沉默。

    苏白在回想着之前在河水中的一幕幕,生死之间有大感悟,但苏白真没觉得自己感悟到了什么,这就像是一个嗑药磕多了进急救室的家伙,你能问他有什么人生感悟么?

    许久之后,

    棺椁内忽然传出了声音: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蠢……”

    苏白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摇了摇头,“相反,我觉得你很聪明。”

    棺椁内又不说话了,

    苏白沉默了一会儿继续道,“有的人自以为聪明,却聪明反被聪明误,有的人看起来很傻,但其实是大智若愚。

    我不信什么我命由我不由天,但我愿意相信广播的无穷广大,哪怕它出现了弱点,哪怕它出现了不能及的面……”

    “为什么……”棺椁内的存在问道。

    “因为只有在广播无穷大的前提下,才能让那一男一女到最后成了一个笑话。”苏白直言不讳地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没出息……”棺椁内发出了这样子的一声评价,但随后又补充道,“和我一样……”

    “呵呵。”苏白舔了舔嘴唇,“你是不知道我对那一男一女到底有多恨。”

    “现在的你……还没资格……说恨……”

    “是,我知道,所以我就很没出息地希望广播无限大,这样就算是我以后追不上他们,但广播也能在最后的尽头给他们带来最深沉的绝望。”

    “也许……结果不一样的……也许他们的选择……也是有希望的……”

    “其实,就像是以前我玩游戏的时候,当可以轻松把一个游戏过关时,我会选择故意掣肘住自己,以让游戏结束得不要那么快,电脑不要那么快地被我打败,但最终不管怎么样,想赢还是能赢的,这么做,至多只是给这个游戏多增添一些趣味性而已。”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河水里留下墓碑的……那些人……他们也都……没什么意义了……但他们至少……拥有勇气……”

    苏白站起身,全身骨节在此时都发出了一声脆响。

    “老哥,你说以后如果有朝一日,我把苏余杭的头给扭下来时,他会不会后悔二十多年前没事做忽然抬了一下手?”

    “这话……还不如说……问他是否后悔当初……没把你……射……到墙上……”

    “…………”苏白。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